您的位置:首页  »  【英檩酒店的秘密】(01)【作者:zhangquan1z1z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王总的特别嗜好

  作者前言:我所认为的重口味是一切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但是当你真正接受的时候又会觉得有很有意思。能给人强烈的感官刺激,是我写本文的目的。
  英檩国际酒店是一所位于市区的豪华5星级酒店。酒店共有5层,其中四楼就是供男人们销金的地方,而英檩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数十个质量不菲的美女。
  486号房间是英檩一个神奇的地方。

  它并不是英檩的一个房间。它是享受人妖的地方代号。

  「王总,您好,今天一个人来啊。」一个人个子约莫175cm的女人笑着问一个个子绝对不超过165cm的胖男人。

  「嗯,主要来看你啊,顺便放松放松。」

  「保证让王总吃好喝好玩开心!」

  王忠是英檩的老顾客,接待他的是英檩的「仙儿」,仙儿说的是长期维护客户的业务经理,不仅仅是招待贵客的接待员,同时也是身怀绝技的开心果。
  王忠进了房间,不消片刻。

  二位身高超过170的美女在仙儿薇薇的带领下来到了王忠床前。

  薇薇穿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包臀裙本应该很正式的一套白领服装,但是因为缺少了白色内搭的原因,显得格外刺眼,西装的第一颗扣子被下面一对伟岸的胸顶的老高,一条暗金色的领带就搭在扣子下面的深邃里面。再配合上175的身高,一头金色大卷长发,抛开五官来说,活脱脱一只大洋马。

  薇薇因为熟悉王忠的缘故,只是微微欠了下身子:「王总好!」

  而她前面的两个美女已经跪在了地毯上,脸上挂着媚笑,像金钱豹一样一扭一扭的朝着王忠爬了过去。紧身的连体裙下的性感屁股在爬行的过程中不断摇摆,翘起屁股在空中画出两道美丽的弧线。

  「王总好。」

  「王总,我们可以为您脱下您的鞋子么?

  这两个小猫咪一样的女人已经跪坐在王忠脚下,娇滴滴的问道,表情是那么的诚恳,仿佛在请求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像是薇薇这样的称之为仙儿,而像这两个女人这样的称之为猫。

  「嗯。」王忠毫不在意的轻哼了一声。

  在得到王忠确切的回答之后,这两个猫一样的女人,开始将王忠的皮鞋脱下,袜子也随即被两双芊芊玉手摘下。

  「王总,要开始了哦。」

  薇薇朝后撩了一把头发,暗红色的指甲穿过一头金色长发,加上性感可人的模样,虽不是第一次见,但是王忠还是不可遏制的开始有了些性起。

  薇薇本身身高加上一双超过8cm的高跟鞋,修长的腿,超级紧身的包臀裙。臀部开始扭动的瞬间,仿佛黑暗中划过一道闪电。那种性感到了极致的感觉,在薇薇身上完美的体现了出来,双臂把胸部紧紧的抱住,本就不宽裕的西装就更加紧迫了,一对玉兔呼之欲出。薇薇的舌尖在食指上添过,顺着食指的指引,尽然舔到了那对呼之欲出的玉兔。那双渴望的眼神,真叫人淫欲冲天。王忠已经不止一次的体验过,但仍然对这样的诱惑没有什么的抵抗力。

  反观王忠脚下,这一对猫已经把王忠的脚放到了二人的裙中两腿间。从两个人的表情来看,完全看不出一点点不情愿,反而是一种近乎崇拜的欣喜。

  王忠的脚开始上下在两个猫的裙腿间摩擦。

  虽然王忠个子不太高,但是在眼前的场景下,看起来是这样的伟岸,不像是那个不足165cm的矮胖子,而且王忠的下体也有了明显的膨胀。

  薇薇这个舞越跳越近,越近就越能感受的到,那掩盖着的半个玉兔的质量。绝对不是普通的一对。一步一步,不快不慢的向王忠走近,三步,两步,一步···薇薇身子微微俯下,正好将王忠的脸颊埋在了的胸怀之中,王忠满意的发出舔弄的声音,随后薇薇上下摇动着身躯,来回摆弄这一对玉兔。

  「啊。」王忠自己离开这温暖的地方。

  「醉奶虽好,可不能贪杯啊。」王忠的嘴角有些白色的乳汁,怪不得薇薇的胸部如此的挺立,原来还是哺乳期的女人。一边乳头被王忠吃的有些红肿,牙齿印很明显,但是薇薇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薇薇深邃的乳沟里,还有一线白色的乳汁流下,跟黑色的外套现成鲜明的对比。

  薇薇把手伸进自己衣服里,挪出一个白兔,轻轻一挤,白色的乳汁竟然喷涌而出,射在了王忠的衬衣上,娇滴滴的说:「可是,王忠,人家还有好多啊。您现在不吃,待会不就浪费了么。这么好的奶,浪费了多可惜啊。」说罢还自己伸出舌头舔了舔胸前的乳汁,在嘴角挂上了一丝性感的白色。

  见王忠没有继续吃的意思,薇薇也不含糊,继续下面的环节。

  在两个猫中间跪了下来,开始崇敬的用舌头舔弄王忠裤子上被下体顶起来的部分。暗红色的口红在灰色的西裤上画出来了一个圈。

  魅惑的小眼神无时不扫一下王忠,眼里含春,脸上荡漾着成熟女人应有的渴望。一切就等王忠的一个示意。

  事情似乎突然有了变化,坐的好好的王忠突然双脚落实,站了起来。

  猝不及防的薇薇被顶的躺在了地上,身边的两只小猫也不知所措。

  王忠神情开始有些激动了,一脚伸到了薇薇的胸前,撩开了松散的西装,踩了下去。受到重压的玉兔里面成了一片。踩了几下,王忠又用两个脚指头夹住了薇薇的奶头,用力之下,白色的乳汁飞溅。

  「你们两个别愣着,吃你妈的奶啊。」王忠凌厉的喊道。

  两个不知所措的猫恍然大悟,连忙把凑了上去,有滋有味的吸食了起来。
  期间左脚还换了右脚。很快,薇薇的一对玉兔就给王忠踩空了,一对猫倒是吃的满脸都是,看起来玉兔小了不少。

  王忠又坐回了床上,「把我的脚擦干。薇薇,你自己摸自己。」显然前一句话是给两个猫说的。

  一人一只,这次没用嘴巴,因为王忠说的是擦干,而不是舔干,于是一人怀抱一只脚,用那面积不大的胸衣还是抹擦。

  薇薇则调整动作,双腿呈M字打开,一手在下一手在怀,揉搓摩擦起来。
  场面又陷入了短暂的平静,气氛又回归到了安静的淫靡中来。

  不消片刻,王总再次有了想法,「你俩开始玩,薇薇,来我怀里来。」说罢,王忠踢开脚下的两只猫,从床上下来,背靠在床边,示意薇薇到自己怀里来。
  「你们两个tm的倒是动啊,互相口不会啊,互相操不会啊?!」说着一脚蹬在了一只猫绵软的奶子上,猫顺势被蹬倒在地。另一只忙爬了上去成69之势。把高高的包臀小短裙从腰上解除了下来,撩开黑色的蕾丝花纹小内裤,赫然是一根白白净净的男士下体。处于一个半硬不硬的状态,大小已经有了轮廓,但是硬度还差一点的状态。

  「哈,你们这些人妖婊子也会硬啊?快硬,硬起来爷有大用!」王忠怪叫道。
  薇薇此时已经进入了迷情的状态,像薇薇这样的高级小姐,不仅仅靠着职业素养就能满足这些客户,全靠演技肯定是不行,还要加上天生的体质问题。薇薇更是行业里面的极品。

  薇薇酥软的倒在王忠怀里,脸颊上呈现出豆沙色的红晕,粉嫩的捏出水来。包括锁骨前也开始泛红了,这正是薇薇完全进入状态的身体特征。

  王忠有个癖好,就是喜欢看。据说王忠小时候家庭因为父母离异,后妈对待王忠很不好,还经常在家里偷人,王忠长期偷看着自慰,在青少年时期养成了习惯。必须要看着别人才行,别人玩的越刺激,自己越开心。

  薇薇在王忠怀里扭动着妖娆的身体,不时的用手在王忠下体上摸一下,撩动着王忠的海绵体和欲望。薇薇在迷情的状态下也不敢太过,因为对于王忠来说,她们这些人好似玩具,喜欢的时候捧在手心,厌恶的时候踩在脚下。一个不小心,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两个猫也在尽力的为彼此的性福努力,认真的模样想来是真的把这嘴里的东西当宝贝了。很快,两个猫的下体就变得膨胀了起来,一般来说改造过的人妖就算是硬起来也不会太硬,膨胀成完全的状态下,也给人一种软趴趴的感觉。
  「来,你们两个来操这个婊子。一前一后,看谁先射!先射的有奖励!」王忠一把就将怀里的薇薇推了上去。薇薇就在爬起之间,也不忘回头朝着王忠柔媚的笑了下。

  听到王忠的命令两个猫也不敢多犹豫,忙爬起来,一前一后的,跪在双手双膝着地的薇薇跟前,顺应这王忠命令一前一后的插进了薇薇的小嘴里,后面的猫居然小小的耍了个心思,插进的是薇薇菊花,要知道,菊花更加紧小些,对于这些不太大的小鸡儿来说,显然更加的刺激,也就是能更快的射出来。

  王忠的恶趣味显然并不止如此,又开口道:「谁先射奖励5万,后射的和薇薇一起罚罗生门!要是同时射,算薇薇赢,你们两个来罗生门!哈啊!」

  王忠说罢,竟然自己开始套弄起自己来,眼前摆着这些娇媚的人,竟然选择了自渎。王忠这性癖确实古怪。

  薇薇三人听到罗生门,神色都清醒了些。罗生门是会所的s级服务之一,就是选取两个人,互相连接彼此的进食口和排泄口,并在之前喂食大量的泻药和催情剂。持续24个小时。虽然会得到客观的一笔钱。但是随后去医院也要小住几天,关键是心里也很不舒服。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三个人中间的两个人都会成为罗生门的角色。

  考验彼此技巧和心理的时候到了。

  想来三人中,对薇薇是不公平的,因为这个事情谁也不好控制,尤其是后面的还进入的菊花这样控制力最低的性器。

  但后射的那个也要接受惩罚,那么意味着两个猫都会努力让自己的快感尽快来。只要前面嘴里的控制得当,未尝不能取胜,薇薇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而两个猫听到王忠的话已经开始快速的冲刺。

  两个猫平时都是服务客人,尽力勾起客人的欲望,竭力让客人尽快出货,哪里想到今日角色互换。前面的猫为了刺激自己,一手抓着薇薇的脑袋,另一只手在自己的乳头上凶猛的揉搓着。

  在后面的猫,显然改造方式与前面的还有所差异,它刺激自己的方式居然是用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菊花里面,简单的抽查之后,同时又好几只手指头在里面。
  说时迟那时快,时间已经过去了2分钟。

  场下的三个尤物居然都在疯狂的想让这两个小鸡儿射出来。那种渴望好像令王忠回到了多年前,在继母窗外偷看的那个下午,继母那放纵的声音,迷恋的神情至今仍然留给他深刻的回忆。

  也许是菊花深处的直接刺激太明显,薇薇身后的猫已经呈现出快要射精的体态,身体前倾,双手紧紧搂着薇薇的腰部。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其实人妖犹豫激素的原因,小鸡儿的快感并没有那么强烈。但是眼前的场景却由不得自己,只能拼命的努力抽插,让自己成为赢家。但是事情往往与人的主观有着一些反差,本身的不敏感,加上惩罚的紧张,有时候与努力却越朝着相反的方向进行着。薇薇后面的猫竟然发现自己在就要射出来的时候,鸡儿开始慢慢萎缩了,那种就要喷射而出的感觉逐渐在消失。也就是说,自己要输了。一时间额头上竟然急出汗来。
  反观前面的猫,双眼紧闭,手中的乳头已经被揪的通红,拉出二寸长。但是从表情看,已然进入了状态,想必很快就能获得释放。

  后面的猫看到对手是这样的状态,更是感到压力巨大,似乎已经看到了罗生门在向自己招手。但是胯下的鸡儿经过内心这么多思量,状态全失。情急之下,恶向胆边生,一把就将薇薇扯到一边去,推倒在地上,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本来快要结束的比赛重现陷入了僵局。不仅是薇薇楞了,前面的猫也陷入不知所措的状态。不过鸡儿高昂的跳了跳,还沾染这薇薇的口水与口红,那跳动似乎就是在宣泄着不满。

  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呆呆的看着王忠。愣在哪里,说不出一句话。

  而王忠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最先说话的肯定是王忠,「对啊,没说不能打断啊,你个机智的小婊子。」说完王忠显然是动怒了,虽说开始没说能打断对方,但是也没有说能打断对方啊。
  王忠站起身来,此刻的王忠在跪着的猫面前显得异常高大。就像是战神一般,而猫对这尊战神的走来毫无抵抗的意图。就瘫痪似得跪坐在哪里,突然王忠一脚就把那个破坏游戏规则的猫踢到在地。

  「老子让你射,老子让你这样了吗?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想赢啊。很想要钱啊。」说着踩在这个秀气而白净的脸上。也许是用力过猛,猫的嘴角竟然渗出一丝丝鲜血来;

  看着突然暴怒的王忠。薇薇和另一只猫都不敢说话,乖乖的呆着,根本记不得刚刚那种充斥这欲火的环境。

  「好啊,想要钱!老子给你啊,那换个游戏怎么样啊。从现在开始,老子来帮你射!射一次给一万。好不好啊!」王忠伴随着说话的语调,又恶狠狠的踩了几脚。

  「怎么不说话啊,看不起我么?你不是想要钱么?啊!!」

  王忠脚下的猫艰难的点点头。

  于是,另一场游戏又开始了。

  「你个人妖婊子,看你有多少东西能射!」

  王忠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示意薇薇他们两个来帮它。

  那只可怜的猫的第一次,是在薇薇的玉手中套弄出来了。不得不说,薇薇的手上功夫还是很了不得的。时间也不过几分钟,然而夜还很长。

  射精后进入短暂的不应期。薇薇也是很有办法,示意另一只猫舔它的膝盖下,而薇薇自己则是对着它的会阴抚摸了起来。这两处穴位能很快刺激休息的气血,很快的小鸡儿又重新站立了起来。

  薇薇调整了下身体,一口就把整条鸡儿吞了下去,还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成了最好的润滑剂。突如其来的深喉让这只猫异常刺激。加上另一只猫在身上四处舔弄。不消3分钟,第二次也很快的交了出来。

  「哈哈,不是男人第二次都很久的么?哦,原来你不是男人啊,那长着这个鸡巴有什么用?哈哈哈啊哈。」王忠在旁边嘲讽讥笑。

  有了两次的射精,这只猫脸上有了些疲惫的神色。一屁股坐到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本以为应该有个短暂的休息。不料王忠的声音再次传来。「继续!小婊子们!」

  薇薇听言,立刻开始行动,趴在地上,把头伸进了猫的两腿间,朝着会阴的地方,舔了上去,朝上撩了下蛋蛋,突然就舔到了菊花。菊花这个地方神经也是很多的,是敏感的位置。另一只猫也识相的趴了过去,两个美妙又灵活的舌头,在菊花内外进进出出······不应期好像一句笑话,或者说像猫这样的本身就不算男人了。

  不太的大鸡儿又一次的,颤颤巍巍的开始硬了。薇薇舔舐的更加卖力了,还时不时的发出声响,好似在享受什么美食一样。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薇薇伸出右手中指,轻轻的插进菊花。

  啊!随着猫一声性感的惨叫!

  薇薇终于还是把整个手都伸了进去,从结果看显然是薇薇这个姿势更能用手来刺激到这个通红还有些颤抖的小鸡儿。

  直接对菊花深处的刺激是猫无法抵挡的,就好像从大坝中间开了一个大洞。瞬间声势浩大,果不其然,鸡儿颤颤巍巍的再次开始抖动,只是这次已经不是稀薄的白液了。只有一些透明的液体。如果说第一次还能称之为射精的话,那么第二次就好像喷精,这一次就只能说是流精了。

  这次好像已经把猫本来就不多的存货消耗空了。接下来无论薇薇再怎么戏弄,缩小到极致的鸡儿再是不肯站起来了。

  尝试无果的薇薇,扭头看着王忠,示意已经是极限。

  王忠手中自是从刚刚就没停下,一直在快速的套弄着。

  「都过来,赏赐你们好吃的。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男人的精华!」
  王忠坐在床上,膝前是三位跪着的白身子。都紧紧的凑在王忠胯下,张着嘴。在等待主人的赐食。

  三张面孔,一张疲惫,一张紧张,一张渴望。

  「啊啊,来吃啊。」

  王忠桀骜的怪叫着,把精液射到了鸡巴跟前的几张妙巧脸上。

  随着一股股浓厚白浆的涌现,王忠脸上的情绪也逐渐变柔和起来。仿佛不再是那个凶狠蛮横的王忠,又变成了平时和善无害的那个商人。

  剩下的只有三个追逐白色食物的玩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