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绣榻野史】



***********************************  此书版本甚多,各本分卷不同,所著撰人亦不同。卷首有目录,题「绣榻野史目录」,分上下2卷。上卷正文首页首行题「绣榻野史」,次行「情颠主人著,小隐斋居士校正」。下卷正文首页题「笑花主人录,江篱馆校正」。

  据王伯良《曲律》卷四杂论,知为吕天成少年游戏之笔,当作于万历25年(1597)前后。天成字勤之,号棘津,一号郁蓝生,浙江余姚人,诸生,工词章,尤精音律,为明万历间著名戏曲家。著有《曲品》,评明代曲家优劣,又有《三星》、《戒珠》、《蓝桥》、《神女》等戏曲二三十种。小说则据《曲律》云,尚有《闲情别传》,已佚。
***********************************
                上卷

  「西江月」

  论说旧闲常见,不填绮语文谈;奇情活景写来难,此事谁人看惯。
  都是贪嗔夜帐,休称风月机关;防男戒女被淫顽,空色人空皆幻。

  话说扬州地方有一个秀才,姓姚名同心。因住在东门里,便自号叫做东门生。
  真是无书不读,又通晓佛家道理,爱做歪诗,又喜吃些花酒。原是一个极潇洒的人,先娶魏家的女儿做媳妇老婆。

  这魏家女儿与东门生,都是甲子年间生人,容貌甚是丑陋,终日里代病,故此东门生鱼水上不得认意。后来到二十五岁上就死了,东门生前妻不美,定要寻个极俊俏的做继室媳妇。

  又有一个小秀才姓赵名大里,比东门生年纪小十二岁,生得标致得很。东门生千方百计,用了许多的手段,竟把大里哄上了。白天是兄弟,夜里同夫妻一般。
  东门生虽则死了媳妇,却得大里的屁股顶缸。

  又过了几年,东门生到了二十八岁,忽有个姓孙的媒婆,来说隔街琼花庵西首,姓金的绸缎铺老板的女儿,年方十九岁了,又白又嫩,又标致得很,东门生十分欢喜。便将盛礼定下,拣了个上好吉日,娶过门来。

  东门生见了模样,真个美貌无双,一发欢喜得很,略略一打听,人说金氏做女儿时节,合小厮们常常有些不明不白的事。东门生也不计较这样事儿,便是新婚,又舍不得丢了大里,大里日日在屋下走动,没人疑惑他,大里的娘叫做麻氏,人人都顺了口儿叫做麻婆婆。麻婆婆二十岁守了寡,教大里读书,十分严紧照管,自己身子着实谨慎,大里供着他,也是极孝顺的。

  癸已年东门生三十岁,金氏二十一岁,大里十八岁,麻婆三十三岁,大里是麻氏十六岁上时节生的。麻氏要替大里寻个标致女儿做亲。大里说正要用心读书,好赶科举,不要妻小哩。就禀了麻氏出外边寻个朋友,依旧合东门生一处看书,隔一日才回去看望麻氏。东门生也常在外边书屋里同宿,一发亲密了。

  大里因在他家读书,常常看见金氏,心中爱他道:「天下怎么有这样标致的妇人,怎得等我双手捧住乱弄不歇呢?」

  金氏也因见了大里,爱他俊俏,心里道:「这样小官人,等我一口水吞了他才好哩!」

  两个人眉来眼去,都有了心了。

  东门生略略晓得此风声,只因爱金氏得紧的意思,倒要凭他们快活呢。又常恨自家年纪小的时节,刮童放手铳,斲丧多了,如今年纪长来,不会久弄,大里又是嫡亲的好朋友,心里道:「便待他两个人有了手脚,倒有些趣味。」

  一日,东门生合大里正吃酒饭,来唤金氏同坐吃饭。

  金氏摇着头不肯,道:「羞人答答的,怎么陪了客人坐呢?」

  东门生笑起来道:「他便叫做我的阿弟,就像你一样的老婆,都是我戏过的。说甚么羞人呢?」

  金氏掩着口笑道:「你合他有些缘故,我合他甚么相干,怎么好与他同坐呢?」
  东门生道:「不要论长论短了。」

  金氏才走来同坐,因此上每日三餐,定然同吃。

  后遇东门生生日,三人同坐吃酒,大里金氏偷眼调情,两人欲火,不能禁止。大里假意将筋儿失落于地上,拾起时,手将金氏脚尖一捏,金氏微微一笑。金氏取了杨梅一个咬了半边,剩下半边,放在棹上,大里见东门生不来看,即偷吃了。金氏又微笑了一声。到晚酒散,两下别了。虽日亲近,只是有些碍难,东门生又没有个冷静所在儿,两下里思量,真是没有计较。

  一日,东门生合大里在书房里说起几年干事的趣向,东门生把棹拍敲一声,道:「我怎能够把天下极妙妇人着实一干,方才畅快我的心。」

  大里道:「阿嫂的标致也是极妙了,哥哥要寻一个,真叫做得福不知,又叫做吃肉厌了,又思想菜吃呢?」

  东门生道:「阿嫂新来的时节原好看,如今也不见怎的了!」

  大里道:「我看起来便是,如今满天下也没有像阿嫂好的。」

  东门生笑道:「阿弟道他美貌,怎么不眼热呢?」

  大里笑道:「亲嫂嫂便是眼热也没用?」

  东门生道:「那个有甚么难,当初苍梧饶娶了老婆,因他标致,就让与阿哥了。难道我不好让与阿弟么?」

  大里笑道:「哥哥若做苍梧饶,与小弟便是陈平了。只不知阿嫂的意怎的?」
  东门生道:「妇人家都是水性杨花的,若论阿嫂的心,比你还要热些哩,你便晚上依旧在这书房里睡了,我就叫他出来。」

  大里连忙作了两揖,道:「哥哥有这样好心,莫说屁股等哥哥日日戏弄,便戏做捣的衕桶一般,也是甘心的,这样好意思,怎么敢忘记了,我日里去望望娘就回来。」

  东门生道:「正是。」

  大里跳钻钻的别了东门生走去了。

  东门生就进房里来,见金氏吃过晚饭,正要脱下衣服去睡,东门生就亲了一个嘴儿,金氏问道:「大里去不曾?」

  东门生应道:「去了,方才被他说了许多的风月语儿,听的我十分动兴,你可快些脱的光光的拍开,来等我一射,出出火气。」

  金氏笑道:「这个事,是我与你本等事儿,那用别人撺哄。」就脱了裤儿,仰眠在凳上,两脚慌忙拍开,手捏了东门生的屌儿,插进屄里去。

  东门生急急抽送,金氏笑问道:「方才大里说甚么风月的话儿,哄的你这样兴动,你便说说我听,待我发一发兴。」

  东门生道:「当初我与他炒茹茹,还嫌我的屌儿大,又怪我射的长久。过了二年,他的屌儿大似我的,又卖弄自家许多的本事道,会整夜不泄。合他戏的妇人,定弄得屌屄肿破呢!常州有个小娘,极有本事,屄里会吞锁,男子汉极会戏的,只好一百来抽就泄,被他弄了一夜,到五更那小娘七死八活,讨饶才罢!」
  金氏笑道:「谁叫那小娘没廉耻,要他歪缠呢。」

  东门生道:「看了大里这根大屌儿甚是有趣,不要说妇人家欢喜,便是我也是喝采的,长八寸三分,周围大四寸多些,硬似铁锟,又火热一般的,若是就如大娘娘在,如今定请他去合薛敖曹比试一试。」就搂了金氏,道:「我的这心肝的骚屄,必须等这样大屌儿戏弄才有趣哩。」

  金氏听了,十分过不得道:「你不要说了,我骨头里都酥去了。你称扬他这样本事,待他安排的我讨饶,我才信哩。」

  东门生道:「晚些我叫他来在书房里,合心肝睡一睡好么?」

  金氏闭了眼点点头,道:「我要死了。」

  东门生道:「我心肝这样爱他,一向怎么不合他弄一弄呢?」

  金氏道:「方才是你说的,怎么道我爱他,便是我爱他,又十分爱你,怎么分了爱与别人呢?」

  东门生道:「他合我极好的,你是我极爱惜的,你两个便好好何妨,我就约他来,只是你放出手段,弄得他,到明日待我笑他,不要等卖嘴才好。」

  金氏笑道:「实不相瞒,我家爹爹有两个小老婆,一个是南方小娘,一个是杭州私离了出身的,常常在家内合婶婶、嫂嫂、姑姑、姊姊们说话儿,也责弄女人本事。我尽知道些,我恐怕坏了你的精神,不舍得簸弄,我要肯做,虽是镔铁风磨铜羚羊角金刚钻变的屌儿,放进我的屄里去,不怕他不消磨哩。」

  东门生道:「我的心肝说的是,我如今也不戏了,待你睡一睡,晚些好合他征战。」

  东门生拭了屌儿,又替金氏拭了屄边滑流水,起身出房来,金氏自家上床去睡了。

  却说大里回去望娘,在家里心急,等不到夜晚,先写一个帖儿与东门生道:
  阳台之会若何?古人云:「得千金,不加季布一诺。」嫂之貌,不啻千金;而兄之信,实坚于季布,即当披甲持戈,突入红门,先此奉上战书,呵呵。
  东门生看过又写一个帖儿回道:

  取笑他,说撒毛洞,主已列陈齐邱,若无强弩利兵,恐不能突入重围耳。必得胡僧贡宝,方可求合也。此后。

  大里看过了帖儿,看看的日头落山,好月亮上来了。大里来到东门生书房里,东门生笑道:「嫌早些,你也忒要紧呢!」

  大里笑道:「哥哥发了善心,早一刻也是快活一刻。」

  东门生道:「你在书房里且坐着等候,约有一更尽才好出来。」

  大里道:「专等,专等。」

  东门生即进到房里来,见金氏睡了,方才醒转来,正要走下床来,东门生搂住叫:「我的心肝,真睡了这一日。」把手去摸摸屄边,惊问道:「怎么屄边这等湿的?」

  金氏笑道:「你方才说了这许多的风月话儿,睡去只管梦见有人戏弄,因此这等湿的。」

  东门生道:「你梦见是那个戏你?」

  金氏笑道:「你管我做甚么?」一把手扯住东门生屌儿道:「你好好来,戏得我爽利才歇。」

  东门生搂了金氏道:「我的心肝,我的屌儿欠大不爽利,就有大里的屌儿射进屄心里去,我的心肝才能爽利呢。他来在书房里了,我就同你出去。」

  金氏笑道:「只好取笑,当真决使不得的。」

  东门生道:「这些妇人家,惯会在丈夫面前撇清,背后便千方百计去养汉,你不要学这样套子。」

  金氏搂了东门生笑道:「我的心肝,我养汉只怕你怪我,你若不怪,我的心肝,不瞒你说,那一刻不是要合他弄一弄呢。你从前叫我同他坐了吃饭,我看了嘴脸身材,十分爱着他,前日天气甚暖,他不穿裤子,着吴罗衫儿,里边那屌儿,硬骨骨的跳起来了。我屄里骚水不知流了多少,把我一条银红软纱裤儿,都湿透了。还有许多的迹痕哩!你去看看,你如今当真不怪我,今晚我便出去,只是我合你好得紧,便把心里事都说了,你知道了你切不可肚里冷笑我。」

  东门生道:「是我要你做的,决不怪你,决不笑你,我就同你出去,他等许久了。」

  金氏道:「且慢!且慢!脚也不曾洗得。」

  东门生笑道:「你只管去睡,不起来洗,到上轿时候,现穿耳躲,这是要紧的,待我替你洗。」便把金氏屄,捏弄洗了一会。

  东门生道:「可惜这样一个好屄屄,等他受用,只许你合他一遭,便要进来。」
  金氏笑答道:「不去由你,去了由我,便多一遭,也管我不得了。」

  遂拭净了起来,金氏要穿裤儿。东门生笑道:「不用穿了,左右就要脱去。」
  金氏笑道:「不要乱说,妇人家全恃男子汉来扯裤儿下的时节有趣儿,你不知道这里头的妙处。」当下便穿衣裤完了。

  东门生又捏了金氏的脚道:「真个小得有趣,你可换了红鞋,少不要搁在大里肩头上,等他看看也动情。」

  金氏即将红鞋换了。又叫东门生去到床头席下,取了汗巾来。

  东门生道:「你真个停当拿本钱的。」

  便寻来递与金氏手,扯手来到书房门边。

  金氏笑道:「实有些羞人难进去。」

  东门生道:「整日见的,你见了他,自然就不羞了。」

  就推着金氏走到书房门外,东门生叫大里开门,道:「今晚你到快活,实费了我千方百计的力气,方得叫他出来。」便把金氏推进书房中去,东门生反把门扣了,道:「我自去不管了。」

  金氏故意将身子往外边走,大里搂住道:「我的心肝。」就亲了一个嘴,道:「如今我的心肝,没处去了,定任凭我弄了。」

  东门生在窗外张看他。只见大里抱了金氏在脚凳儿上,灯底下椅子上坐了,看看金氏,叫:「我的心肝,怎么这等生得标致?」连亲了六七个嘴,把手去摸摸屄屄。

  金氏又将裙儿捻住,装不肯的模样,道:「且慢些!」就动身要去吹灭灯火。
  大里忙遮住道:「全要他在此,照你这个娇娇嫡嫡的模样儿。」着力扯裤,裤带散了,脱下来,便把手捏住屄皮。叫道:「我的心肝,我好快活。」就推金氏到床边,替他解了裙儿,扯去了裤儿。把两腿着实拍开,就把屌儿插进屄里去。
  金氏装出羞答答的模样,把衣袖来遮了脸儿,大里扯过道:「我的心肝,我合你日日见最熟的,怕甚么羞哩?」一发把上身衣服脱去,脱得金氏赤赤条条的,眠倒在床上,皮肤就似白玉一般可爱。

  大里捧了金氏脸儿细看道:「我的心肝,我每常见你,不知安排得我屌儿硬了多少次。今日才得手哩!」

  那时金氏兴已动了,着实就锁起来,一个恨命射进去,一个也当得起来。紧抽百数十抽,真个十分爽利。大里屌儿便大泄了。

  金氏笑道:「好没用!好没用!」

  大里笑道:「我的心肝,不紧笑我,我的屌儿是午间便硬起来,直到如今,心中真等得紧了,我看你这等标致模样,我怎么忍得到如今。第一遭,你便见我的本事。」

  金氏走起来要穿衣服,大里道:「你今晚还要到那里去,我还不曾弄你起头哩!」

  这时节,大里实在精来了,屌头不会即硬,又恐怕金氏看破着力支撑,抱金氏到窗前道:「我与你凳上照了灯做好弄,我今晚定要尽我的兴力才罢哩!」
  抱金氏仰眠在凳上,大里伏在金氏身上细看一回,连亲了六七嘴,咂得舌头的搭质着的响,道:「我的心肝,脸儿我日日看得见明白了,身子合屄屄还不曾看得仔细,如今定要看看。」

  先把两个奶头捏弄,又圆又光滑滑的,贴在胸膛上。

  把皮摸挞,金氏是不曾生产过的,并没一些皱路,摸到腰间。大里道:「好个柳叶腰儿。」

  摸到小肚子下头,像个馒首突起,上面生些软细细的黑毛,稀稀的几根儿,大里百般捏弄,拍开看看,就像熟红桃儿开列一般的。

  金氏把脚勾了大里的头到屄边。大里把口咬餂,把舌尖在屄里面餂卷。看金氏骚兴大动,屄皮张开,两片翕翕的动,骚水乱流。大里屌儿又硬起来。把金氏屁股掇出凳头上,两脚搁起肩头,看金氏,一双小脚儿,道:「我的心肝,真个是金莲三寸。」即把红鞋儿脱了,裹脚去了。捏住道:「我想前日吃酒的时节,假失了筋儿,得捏得一捏,道是快活了。不想今日待我解了裹脚,在此捏弄。」就把屌儿尽根射进去。

  金氏十分快活,笑道:「你屌头直顶我里头屄心里,便不动也是快活的。」
  大里尽力抽拽,一气抽了二百余抽,抽得金氏浑身酥麻了。搂住大里道:「我的嫡嫡亲亲心肝,弄的我过不得了,我怕这许多羞呢,不得了!我要把从小儿手段放些出来,你却不可笑我。」

  只见金氏迭起腰来,迎着屌儿,腿又摇,底鼓又颠,闭了眼,歪了头,口中做出百般哼哼嗳嗳的腔儿,只见屄会开亦会夹,把屌儿吞进吐出,紧抽紧锁,慢抽慢锁,骚水流了许多,把屌儿都浸湿透了。只听得叶着响声不歇。

  东门生在窗外看了半晌,也兴动起来。把手紧紧擦着自家屌儿,一边看一边弄,弄得精儿溅在书房窗下矮墙脚边。心内道:「这样一个标致的老婆,等他这样脱得光光的拍了爽利戏射,瞒诓自家躲差,那知道这折本白白送他燥脾胃,实在有些气他不过。只是爱金氏得紧,又是送他出来的,把老婆丢去凭他了。」
  闷闷昏昏回到房中去。正见丫头塞红,靠着挂画的小桌打盹。东门生心内道:「这丫头一向怕家主婆利害得紧,便是偷他,也是战陡陡的。我如今且好合他叙叙旧交。」就向前抱住亲了一个嘴,又把舌头伸出,把塞红牙齿上撬两撬。
  只见塞红从梦里惊醒道:「啐!啐!啐!是那一个?」

  东门生笑道:「是我,你道是那一个呢?」

  塞红道:「夜深了,睡倒不睡,只管胡缠做甚么?」

  东门生道:「你家主婆不在这里,我合你正好弄弄哩!」

  塞红道:「只恐怕娘就回来。」

  东门生道:「你娘正在那里弄,他丢了我,合别人弄一弄,我如今也合你一心一意弄罢!」

  塞红道:「你有这样好心对我,只怕我没有福就窝了。」

  东门生走到金氏床上去,就脱了衣服合塞红一头睡。塞红把裙子裤儿都脱了,仰眠在床上。东门生把屌儿插进屄里去,原来因方才在书房外边,把精儿弄出来了,阳气不济,一下抽去,合屌头銮转,就似蝣蜒一般,把龟头搠了几搠,塞红呀的笑起来,道:「你的屌儿到自己戏了。」

  东门生过意不去,一来是羞,二来是性急,连忙把手将那搠弄得起来。只见屌眼有些俨水儿流出,一发像个绵花团了。

  塞红道:「这样没用的东西,也要我累这个名头,我自家合阿秀去睡,你自已睡了罢。」

  东门生道:「弄便不弄,你且睡一会儿,只怕待一会儿又会硬起来,我同你尽兴罢。」

  塞红道:「我便合你睡,就像宫女合内相睡,只好咬咬摸摸,倒弄的人心嘈,有甚么趣儿?」

  东门生心里说,留他同睡,其实支撑不过,因塞红是这等说,假放他下床去,自家朝床里边睡去了。

  却说大里合金氏在凳上弄的骚水流来,又抽了一二千多抽,叫道:「我的心肝,爽利么?」

  金氏说道:「不说起我的骨髓里都痒去了。」

  大里把屌儿抽出来,又把口来餂咬一回。且仔细看弄,见屄门里有个黑痣。
  笑道:「我决中了。」

  金氏道:「怎么?」

  大里道:「我常听见相面的说,屄上有个痣,决定做夫人。你既是夫人,我定是做官了。」

  金氏道:「不要乱说,起来做好。射得我快活!」

  大里又把屌儿插进屄里去,尽着力,重抽轻墩,紧送了八百回,又尽根推进抵住屄心贱么几十转。金氏满身麻木,口合舌头都冰冷,昏浑不动。大里把口布气,金氏方才开了眼,搂住大里,叫道:「我的亲亲心肝,几乎射杀了我。」且看了大里道:「我的风流知趣的心肝,这个才是我的老公,恨天怎么不把我做了你的老婆?」

  大里笑道:「你如今不是我的老婆,是我甚么?」

  金氏道:「是你娘。」

  大里笑道:「娘字上面多添一小字。」

  金氏笑道:「我既是小娘,今夜你得出阁钱。」

  大里搂了叫道:「我的心肝,天下若有这样标致,又有风韵知趣小娘,便是一百两银子一夜,也是出的。」

  金氏笑道:「拏来!拏来!」

  浑了一回,金氏道:「不要闲话,我有一件本事,要合你做一做,待本事还钱便了。」

  大里道:「你说来。」

  金氏道:「去到床上睡。」

  两人精赤赤的抱了头颈上床,叫大里仰眠了。金氏骑跨在大里身上,把头调转,两手捏了屌儿,屌口来品咂,又把舌头在屌头上卷餂,把屄门向大里口边磨擦,要他餂刮。

  金氏道:「这叫做鸾颠凤倒,便是铁汉子也弄矮了。你晓得么?」

  大里道:「快活难当。」应道:「我曾听见不曾做,看如今真个过不得了。」
  金氏咬住屌头,只是不放。

  大里道:「我的精要来在你口里,你不要怪我。」

  大里忍不住精就泄了,金氏一口都咽下去了。

  大里道:「我的心肝,怎么弄得人这样快活?如今调转来。」

  金氏道:「我还要咂他硬起来,才罢!」

  又含弄扯擦了一回,屌儿仍旧红胀突起来了。金氏转头来把屄正对着屌儿一下坐进去,连墩连锁,只管摇荡,大里的精又着实泄透了,约有一盏半来的,就觉得倦了。便搂住金氏在肚皮上,叫:「我的心肝,你的屄真个是世间少的,我屌儿这等龟了,还是这等咬住在里头,真正叫沙屄哩,就在我身上睡一睡也罢。」
  金氏道:「我还要你硬起来。」

  大里笑道:「我如今讨饶了,我倦的紧,不会硬了,明日晚头再做心肝射哩。」
  金氏道:「亏你做买卖,图下来遭哩!」

  大里道:「今夜其实不曾尽兴,我的本事,决用明日出来一试,才是知趣的心肝。」

  金氏道:「我心里也不曾尽兴,我决对你说了出来,与心肝试本事。」
  大里道:「你若不出来,我就要死了。」

  金氏道:「心肝若不信,裤儿留与你做当头,只待我穿了单裙进去罢。」
  大里道:「这个极妙。」

  只听见鸡叫,看看窗儿都亮了。金氏道:「我要进去。」方才穿了衣服,缠了裹脚,着了鞋下床来,把手又扯住大里屌儿,道:「怎么有你这一根棒槌,这样长的锯了样糙的东西,塞进屄心里,真满屄都是屌筋塞住,再没一点漏风擦不着的去,妙得紧得紧。人说屄有五样好,五样不好,好的是紧暖香干浅,不好的宽寒臭湿深,我是紧暖不消说,若说香的,定用问我心肝才知道,干干浅两个字我自晓得没分了,说有臭的,我只是不信。」

  大里道:「心肝的屄说紧也难道。」

  金氏道:「不是我的宽,怎么你这等大屌儿射进去的顺流呢,你的屌儿比别人不同,屌儿也有五样好五样不好,你的屌儿再没有短小软蛮尖的病,只有大硬浑坚久的妙处,实是难得。东门生一向合我战的时候,泄的极快,像雄雉打水一般,一泄了,这一夜里再不硬了。怎学得你这等妙处,真是个活宝贝,凭你结发夫妻,也丢在脑后。只恨你泄了也就不会硬了,定用咂得我兴过才去。」又把大里屌儿扶起,呕了一回。方才出门去。

  大里送到房门外边,又亲金氏五个嘴,亲得金氏舌头儿辣焦焦的。又把屄来捏弄,指头擦进去,恨命的挖了几下。

  金氏也扯了大里的屌儿不肯放,蹲倒身子,口来咬屌儿一口,叫:「我的心肝,待我咬落了才快活。」

  大里道:「饶他吧,咬落了今夜晚早些出来咬他。」

  金氏道:「晓得,晓得。」两人分别去了。

  金氏进房里来,东门生方才睡觉醒来。

  金氏搂住东门生道:「我的心肝,我的心肝,丢了你一夜,你不要怪我。」
  东门生道:「屄昨夜快活不快活?」

  金氏道:「不要你管。」竟骑在东门生身上,把屄拍开含住龟头儿,连搓几搓,才有些硬挣起来,插得进去。

  东门生道:「你好好把昨夜里的事说与我知道,难道他弄了这一夜,你还不爽利么?又还要我来满载哩!」

  金氏便从头至尾,细细告诉他说:「你去见他用笑他,怎么这等没用东西,直等我安排的讨饶。若说他这根屌儿,不瞒你说,真是极妙的一射进屄里去,就觉爽利杀人。」就急搂住东门生,道:「我今晚还要合他一睡,我的心肝,你肯不肯?」

  东门生笑道:「引你不得了,就像是小娃子吃糖,吃了一块又要一块的,再去也不妨,只怕我的心肝吃力。」

  一边说,金氏一边在上面动,东门生忍不过精儿来了。金氏方才下身来,金氏用汗巾把屌儿拭干,又把屄门擦净。

  但见日高三尺,东门生道:「这时节大里必定还睡哩,等我写一个帖儿笑他。」
  东门生要起来写,因方才弄了这次,头晕眼花,只得叫塞红把紫檀匣里瓦现捧来,叫阿秀把古雕拜匣内罗龙文的墨,磨起来,取出尊生馆粉笺一付,依在床边就写道:

  吾弟三败于金,可见南宋无弱兵矣。昔日跨崔之兴安在哉!屈首请降,垂头丧气,徽钦之辱,亦不是过。可笑!弟即当招兵买马,卷士重来,以图恢复。毋使女真主得志,谓我南朝无人也。

  写完叫小厮余桃,吩咐他:「你可送这帖儿到书房里,赵小相公收折。」
  原来余桃是北京旧帘子胡同,学小唱出身,东门生见他生得好,新讨在家里炒茹茹的。

  余桃拿了帖儿,竟到书房里来,正撞着大里梳头,随接了帖儿,看完,呵呵的大笑,作回柬道:

  昨者轻敌,遂有街亭之耻,然亦佯败以骄之。尊谕三伏,不啻巾帼兑遗,令人努氛勃勃。晚当被甲跃马,誓矢得决一雌雄,必三犁肤廷,倒深入不毛,直捣其巢穴而扫腥膻,然后已。此复。

  余桃领了回帖儿,送交东门生。

  东门生见了回帖儿,也嘻嘻的笑。念与金氏听。且道:「你怕不怕?」
  金氏道:「不怕!不怕!包今夜晚定要他跪了讨饶呢。

  我听他书里说话,不过是要戏得我屄穿洞破的意思。又打觑我骚,可恨!可恨!

  今晚你不待我出去,我定要去了,你可写去道,定要斩了和尚的头,剥了将军的皮,抢了两个鸡蛋,放在热锅里,弄的稀烂哩!」

  东门生道:「你真说得好,不消写帖儿,我见他就与他说。」

  两个方才叫塞红拿衣服过来,穿了下床来,又是中饭过了。

  那里晓得大里曾遇着过一个方上人,会采战的,赠他丸药二包。

  一包上写着字道:「此药擦在玉茎上,能使长大坚硬,通宵不跌,倒头,若不用解药,便十日也不泄。」

  一包又写着:「这药入于妇人阴户内,能令阴紧干燥,两片涨热,里边只作酸痒,快乐不可胜言,阴精连泄不止,若进多遭不用乐,阴户肿疼,几日不消,若男子要泄,含冷水一口;妇人阴户上,把甘草水一洗,便平复如旧。」

  又写道:「此药只得施于娼妇,人家女人不可用,此药能损寿,多用则成弱症也。」

  大里看完笑道:「今晚也愿不得我,定用于他见一番手段了。」先取一粒抹在自家屌头上,又取一粒结在汗巾头上,袖带了扬州有名回子做的象牙角先生,怎么得个好天色夜呢。

  却说东门生吃了午饭,正要睡睡,只见学里的差夫来叫道:「明日学院到淮安去,打这里经过,就到瓜州地方去接。」

  东门生忙叫余桃取了衣巾,出门去对金氏道:「今日晚头我不得回来了,等他走来,你就留在房中宿了,一发便宜了。」

  金氏道:「你不在家里,我决不做这样事。」

  东门生道:「只要你心里不忘了我就是了,我如今去,就与他说你恨他的意思,叫他夜晚早些进来,我明日晏后回来,验你的看是好的,才见他的本事呢。」
  金氏笑了点头,送了东门生出房门去。

  金氏回到房中,心里十分欢喜道:「天下有这等造化,晚头才好像意一弄哩。」
  特特的另铺过了床上铺盖,就骚兴动得紧,把门关了,脱了裤儿,对着镜儿躺在醉翁椅上,两脚跷起,把屄拍开弄,报着道:「真生的好,不要说新心肝见了爱他,便是我自看了他也爱的。」

  又见屄旁边两片,暗暗翕动。笑道:「这两片东西真不长进,昨夜里戏了一夜,还不厌烦,今日又这样骚了。」

  又看了屁股道:「男子汉喜欢男风极多,他今夜里必定要同我做这个事,只是弄屁股眼,若等他有些龊龊带出,就倒兴了。

  我曾见本官说,把紫菜塞进去好些。」

  又把茉莉水连屄合屁股眼,前前后后都洗了一遍,道:「他怎知我这样,在这样奉承他。」遂拭干了。又道:「我那新心肝,便是这一歇来了何妨呢?怎么定要直到夜晚,真个急杀人哩!」

  却说东门生出厅房前,到书房中寻大里说话,大里早已去了。也因学院经过,打听要接不要接,凑巧撞着了斋夫,送了他几分银子,不要他去了。

  东门生走到街上,正好遇着大里,说道:「学院经过我学中,有名的定要去接,不得回家,你可去么?」

  大里道:「撞见斋夫的缘故诉说了。」

  东门生因轻轻道:「你既不去,我已吩咐他,备了床铺等着你,夜晚进去就是了。他真个恼你不过哩。」

  大里道:「晓得,晓得。」分别了东门生。心里十分欢喜,道:「他既不在家里,那里用到晚头才去。」就一步步竟到东门生家来。

  这两个丫鬟吃了午饭,都在那里打盹,冷冷静静的,竟到金氏房门边,金氏听得有人走来,问道:「是个甚么人?」

  大里应道:「是我。」

  金氏欢喜得紧,忙穿了单裙,走到门边,笑问道:「你好大胆,直到这个所在。」

  大里道:「恐怕有人来,快开门!」

  金氏道:「你跪在外面,我才开门哩。」

  大里就双膝跪在地下,金氏开了门,就笑起来。连忙扯起,二人同进了房,把门闭了。

  金氏搂了大里叫:「我的心肝,我正在这里想你,你就来了。」

  大里道:「今日是天作成,等我两个快活哩。」

  只见房里靠东壁边,挂箸一幅仇士洲画的美人儿,就如活的一般,大里看了道:「这倒就好做你的行乐图儿。」

  把一张莱州水磨的长桌挨了画儿,棹子上摆了许多的古董,又摆着各样的春意图儿,梳头桌子上,放象牙镶嵌的豆柏楠减妆一个,上边铺了一张班竹万字床,挂了项月白百蝶湖罗帐子,床上铺了一领绝细的席子,放了一个长藤枕,两眼花丝细的单被,把沉速香薰的喷鼻子香的,枕头边放着一个宋朝金胎雕漆双头牡丹花小圆盒,盒儿里面盛着真正缅甸国来的缅铃一个,原来东门生是不会久战的,常常弄过了,只得把这个东西放在屄里边,方才了兴。

  大里看了道:「我旧年到南京科举去,院子里马兰湘家里耍了,见他的床铺与你家差不多的。只是马兰湘极出名的小娘,赶你的脚底毛不来哩。」就抱住金氏亲了一个嘴道:「心肝,快些脱光光的,待我插进去。」

  金氏道:「你去关了窗儿,忒亮得紧,叫我羞杀人呢,怎么脱的下去?」
  大里道:「我合你还甚么羞哩?正要亮些才妙呢!」只把银条纱糊的格子窗推上,又替金氏把衣裳光光的脱去了。

  大里把手去摸摸屄道:「昨日晚像是我弄的肿了,且拍开等我看一看。」
  这是大里要放药进去,假意说话儿,金氏那里知得,金氏应声道:「生得这样胖的。」就睡倒,便拍开叫:「大里,你要来看,除非你的屌儿是铁打的,方戏得我屄肿。」

  大里把丸药一粒放在手指上,假意弄搂,把药轻轻放进屄里去,笑道:「如今真个不肿,晚些定要他肿哩。」

  金氏笑道:「你真有这样本事,我凭你怎样弄会射杀了我,我才见你好汉子,决不讨饶的。」

  大里道:「如今说开了,牢记!牢记!」

  金氏一头跳起来道:「我倒脱的光光的等你,看你倒穿着衣服只管胡说。」也来替大里脱衣服,解下裤儿来,看见大里的屌儿棒槌一般的大,便双手拿住。道:「我的心肝,你像个被曲鳝呵了胞的,怎么比昨夜又大了些?」

  大里道:「你怕么?」

  金氏道:「天下只有嫌屌儿小的,那有放屌儿不进去的屄。

  我正全要他爽利一爽利,那有怕他的理?人说的好,开开了羊饭店,凭你这大肚子。」就把口来咬咂道:「我的心肝,这根屌儿,全是这头儿生的有趣,头儿去了皮,又急筋又跳,擦得我的屄门边极快活。」

  这时节金氏药气发动了,只觉屄里边熟烘烘的,里面酸痒难当不得,就起来坐在醉翁椅子上拍了。扳着对大里道:「为何我的屄里热起来,又酸又痒?」
  大里道:「只是骚得紧,有甚么说哩!」

  金氏道:「我每当便骚,不是这等,今日比前两样的了。」

  大里道:「妇人家阴精要来,方才是这样的。」

  金氏道:「心肝!快拿屌儿来射进。」

  大里故意不放进去,只把屄门边捱擦。

  金氏道:「如今一发弄的我过不的了。」

  看他歪着身,扭着腰,摇臂腿摆,十分酥痒难过,真是有趣。大里笑道:「如今着手了。」就把屌儿插进屄里去,一气尽力重抽了七八百抽。

  金氏闭了眼,昏昏睡去,只见阴精大泄。原来妇人家阴精比男子汉不同,颜色就如淡红色一般,不十分浓厚,初来的时节,就像打嚏喷一般,后来清水鼻涕一般,又像泉水洎洎的冲出来。大里就蹲倒了把口去盛吃,味极甜又清香,比男子汉的精多得一半。

  大里笑道:「真是天下极奇的模样了,我今日才知道妇人家阴精是这等的。」
  把舌尖尽数餂吃。

  金氏开了眼,醒了来道:「我今日异样,屄内痒真受不的,比一向一些不同,就像有万根尖嘴虫在屄心里乱咬,痒钻进骨头里去的,又热又酸,你越抽我越过不得,方才来了一阵,才略略好些。」把头向地下看道:「有好些流出来,为何地下不见了哩!」

  大里道:「都是我把口来盛吃了,你还不知道,真个是魂魄散了,那裹还知道?」

  正讲话的时节,金氏道:「不好了!又发了!又像方才一般痒起来了。」忙拿屌儿来,大里忙把屌儿射进屄里去,重抽一千余抽,道:「今日定要弄的你爽利。」

  金氏口里咿咿哑哑、吱吱呀呀,叫道:「心肝,快些抽不要歇,今日决要快活杀了,我实过不得了。」又见眼口开明昏晕去了。

  阴精大泄,大里又把口来盛吃,比头遭一发多了。

  金氏醒来道:「真是好笑!若说起今日屄里头快活,真要做甚么神仙,便是刀在头上杀,也只是快活了。知道了若还我的屄,只看是这样,怎么得他结来,来这等一阵,实是出了一身冷汗,口里合舌头,合手脚都是冰冷的。他在这里看见,地下有许多狼籍,必定爱惜我,你如今只是来了等我吃还便罢。」

  大里笑道:「今日我只要心肝快活,是这等竭力奉承,你到埋怨我,且看我这一根铁棍样的屌儿,不放在你这骚屄里,叫我放在那里去?今日定用做你不着等我射的爽利,包你定射不杀了。」

  金氏道:「说的我又痒了。」快些把那屌儿,因又插进去,墩了七八百墩,研了一百来研,撬了一百来撬。

  金氏道:「如今再来的不许你吃了,好好把茶盏接你,等我看看。」

  大里道:「晓得。」又着力往上面骨梗边,刮一阵,擂一阵,又往下面近屁眼的处在,摩了一阵,着实擦了一阵,又突了一阵,才凭屌儿在屄中间尽根到头,抽了二百数十抽。

  金氏口中只是叫道:「心肝!我要死了,如今我只是熬不过了。我怎么诓戏得这样快活呢?」

  大里见金氏又有些酥晕过去,把屌儿拔出来,拿角先生套了插进去。尽力紧抽,又抽了五百多抽,金氏晕去了。

  大里忙把茶盏接在屄门边,只见这一番来,屄一发张开,两片喘动,就像马鼻头割开一般,阴精头里涌出滚滚流出来,接了半茶盏。

  大里看他阴精这一番出的,比前更觉多些,放在床边,金氏开了眼,醒来一看。道:「真真有趣。」遂叫大里吃了。

  大里接来,亦更清香,遂一气饮尽。

  金氏见大里把阴精吃了道:「心肝,真有趣人也。我的阴精已出来三次了,你的屌儿也似无力了,我去到灶上做些饭来你我吃。」

  金氏遂起身穿了衣服,往灶上去了。

  大里见金氏去了,自己想道:「怎么有这样知趣的妇人?我又有这样受用的造化。」便把屌儿捏弄。

  却说金氏到了灶上,屄门二片肿起来,走路看些碍人,暗笑道:「如今做出来了。明日我的心肝回来,看出怎么好,一定被他笑倒。」忙叫丫头道:「塞红,今日赵官人在我房里,安排酒进去吃,你们两人,可换上干净衣服来服侍。」又道:「阿秀,你拿灯进去。」

  阿秀拿了灯到房里来。大里搂住阿秀,亲了一个嘴,问道:「你娘在那里?」
  阿秀道:「在灶上呢。」

  大里扯住阿秀道:「在此等我弄一弄。」

  阿秀道:「娘要打。」慌忙走出去对塞红道:「娘今日闭了房门,在房里一日,我道做甚么,原来又是他在房里,我娘这样一个标致的人物,亏他受用。」
  塞红道:「赵官人这样一个标致的人,亏娘受用哩!」

  却说金氏办了一个精致攒盒,开了一覃三白酒备完了,叫塞红拿了攒盒,叫阿秀拿了酒,同进房里来。

  大里搂了金氏叫道:「我的心肝,叫你这样费心。」

  就在床前摆了一张小八仙桌,大里上面坐,金氏下面坐,塞红洒酒,两人对饮了十数杯。

  大里道:「我不会吃闷酒。」就走下来合金氏一同坐了。抱了金氏在怀里,一手拿了酒杯,一手去摸金氏的屄道:「我的心肝,缘何肿的是这样的,疼不疼?」
  金氏笑道:「不要你管,你且吃酒。」就把酒吃到口里,含了送过在大里口里,连送了四五钟。

  大里道:「我要把酒放杯在心肝屄上,洒了酒一发快活。」

  金氏道:「你要是这等,有甚难处呢?」就叫:「塞红,去拿围围的。」
  没奈何,大里来脱去金氏衣服,光光的仰眠在床上叫道:「阿秀,塞红,垫高起脚来,把枕头又垫起屁股来,把酒杯正正放在屄里。」

  大里吃了四五杯道:「有趣,有趣,好个盛酒的杯盘。」

  金氏道:「不好!弄的屄里,又是日里一般酸痒起来了。」

  大里道:「正要你痒,竽我再盛些精来冲酒吃。」

  金氏道:「这个甚妙,把杯拿去了,快拿屌儿来,你一边戏弄,一边戏酒也好。」

  大里道:「我只管抽你一百抽,吃一杯酒。」

  金氏道:「使得。」叫阿秀道:「你数数,到一百抽,塞红就洒酒。」
  大里一气重抽了一百抽,吃了一杯酒。

  金氏道:「我屄里痒得紧,快些重重的抽。」

  大里就狠命的乱抽,阿秀那里数得清。

  大里笑道:「有过二百多抽了。」

  金氏道:「如今吃两杯酒便是了。」

  大里道:「如今待我自家记数,且看抽多少呢?你娘的精才来。」

  大里又尽根抵住屄心,掘捣有一个时辰。叫塞红道:「我也不耐烦记数。」且流水洒酒来,一连吃了十数杯。

  金氏笑道:「抽了一千多抽,为何屄里只是酸痒不见,便再重抽些。」
  大里又紧抽紧顶几百回。

  金氏道:「如今我过不得了!要死了!」只见金氏面皮雪白,手脚冰冷,口开眼闭,晕过去。

  大里把屌儿拔出来,忙把茶钟盛在屄门边,只见阴精依旧流出来,流了大半茶钟。

  塞红、阿秀笑道:「这是甚么东西?」

  大里道:「这是你家主婆的骚精,我射出来的,你两个少不停一会儿,也要是这等射出来哩!」

  塞红见金氏不醒,忙问大里道:「如今怎么了?」

  大里笑道:「这样骚痒汉精,我射杀罢了,要他做甚么?」就把口对了金氏口里接气一歇。

  金氏渐渐的睁眼动手,又好一会方才醒过来。一身冷汗笑道:「这一遭比日里又快活些,来得十分爽利。只是手脚要一些气力也没有了。你快扶我起来。」
  大里抱了坐在膝上,金氏见茶钟里的阴精,忙问道:「怎么只有这些许多?」问塞红:「有酒在里头么?倒在小金杯看看有多少哩?」

  塞红倒满一小金杯,这个东西映了金子的颜色,一发清莹得可爱了。

  大里拿了,一口吃净道:「琼浆甘露,也只好是这样的。」倒有三钟才完,大里俱吃干了。

  金氏道:「真个好笑,古人说的好:「口里咂,腰里答,屄里夹。」凭你一个屌儿抿了霎,也定把脑门子挤出,湿涾涾,如今我恨命咂你舌头,要动心火你搭你的腰眼,要你精忍不住,锁你的屌儿梗,要你痒麻哩。只见你屌头胀起来,再没些流出来,真个作怪了。如今要你来些与我吃。」

  大里笑道:「你弄出来,你就吃。」

  金氏两手捏住屌儿道:」奇怪!这等有熬炼的东西。「把口来咬咂一会,又不见出来。

  金氏叫:「塞红、阿秀,你两个来品咂,定要弄他出来!」

  两个不肯,金氏怒道:「丫头还不来咂,我也咂了,争得你两个人。」
  塞红对阿秀道:「这一向来,我家主公屌儿张也不许我们张,一张如今等我看饭吃哩。」便轮流品咂。

  塞红品的牙床懈,阿秀咂的口水干,也不见屌儿有些动静。

  金氏道:「奇怪!也罢,我平日极欢喜看人弄弄,你可把塞红丫头弄弄,等我看一看。」

  大里道:「塞红一定是黄花女,我屌儿忒大,只怕一时间难弄哩。」

  金氏笑道:「这狐狸精,前日见我往妈家去吃生日酒,竟合我的人弄了半夜,我回来打了他一顿,又听的说,我昨晚出在书房的时节,又合他弄了一夜,屄眼一定弄大了,还不脱了衣服,等赵官人弄哩!」

  塞红羞杀人了,纽着身子不肯走来。

  大里道:「这分明是家主婆婆,难道你娘不怕羞的。」一下子就推倒在凳上,金氏也替他脱了光光的。

  大里就把塞红浑身衣服都脱去,原来塞红看一日,屄里头骚水流出,裤子都湿透了,大里解下来。

  金氏笑道:「你看这丫头像是撒尿出来了。」

  大里道:「方才茶钟里难道也是尿吗?」

  塞红把手掩了嘴笑起来,大里把屌儿插进屄里去,也不见他说疼。

  大里笑道:「东门生这两夜,难便就弄得这般样的。一夜戏过几百遭。」
  塞红道:「偷也偷了几遭儿,如今也是这样的了,大家无的说罢。」

  金氏笑道:「这丫头倒会多嘴。」

  阿秀道:「实射好他,赵官人的是贵屌儿,不要射他这一个贱屄,只做娘睡了罢。」

  大里道:「也是他一遭造化,你不要来争。」就推进去大半根。

  塞红道:「里面忒顶的慌,抽出些来!抽出些来!」

  大里道:「不要做声,包你快活。」一连气,连抽了四百多抽,塞红口里做起声来:「嗳呀!嗳呀!」

  大里道:「我也要戏他的精来。」挺了腰,尽力尽根抽送,有二百多回。
  塞红不觉晕过去,也像金氏一般的。

  金氏笑道:「这丫头迷迷痴痴的。」

  大里道:「他牙关咬紧,两腿放下,也要精来了。」

  金氏忙把茶钟来接在屄边,只见屄皮张开喘动,阴精滚出来,只接得一酒杯儿,比金氏的少大半。

  金氏道:「我如今醒看醉人,原来妇人家来时节,这样好看。」

  大里道:「心肝来时还好看哩,屄门比他门大一半,喘动像马鼻头一牵一牵的。」

  大里心里道:「阴精自家来少,用药来的多了。一定像人。」

  金氏把塞红的阴精,叫大里吃了。

  大里心内道:「若吃他的,金氏必怪我。」

  拿过手来倾在地下。

  金氏道:「怎么倾了?」

  大里搂了金氏道:「我的心肝的,心内爱得紧,便吃了何妨,若他的龌龌龊龊,我怎好吃呢?」

  金氏道:「我的心肝,原来这等爱我,我今日被你射七死八活,也是甘心的。」
  大里道:「我的屌儿不能够软,硬得痛,怎么好哩?我的心肝,我拍开屄,待我弄一弄。」

  金氏道:「不瞒你说,我的屄心里,还是酸痒,要射进屄门边,实肿得疼痛弄不得了。我且迟些儿,你便合阿秀也弄一弄。」

  大里道:「这样丫头我不欢喜,只是射在心肝的屄洞,我才快活。」

  金氏道:「难得你这样情意,不要说屄里痛,便真个射杀我,我也肯的。」
  这时节,塞红已醒转来,赤条条的起身,旁边着衣服,口里只管笑。

  阿秀也指着他笑道:「你好爱人,得这样受用。」

  金氏道:「我两腿就像打拆一般,再拿不起来,你两个丫头,把我两腿抬起来。」

  大里细把屄一看,只见片番转红肿,里面的皮儿都擦碎了,屄心一块肉,像个雄鸡冠一般突起,里头像火薰蒸一般热烘烘的,看了也可怜,他叫道:「我的心肝,看了心痛,把口来餂刮。」

  金氏道:「轻些餂弄一回。」

  大里心内道:「俺要安排他讨饶才放他。」又把屌儿插进屄门里去,尽力重抽。

  金氏熬住疼痛,抽了一百余抽,搂住大里,道:「如今忍不过痛了,我的心肝,便讨饶你了罢!」

  大里心内道:「他的屄等射个爽利了,一发把屁股来弄一弄,方才我得满意哩。」便搂住金氏道:「我的心肝,看你苦的面上,我饶你,只是我的屌儿,再不肯软,你的屄说弄不得,等我弄一弄屁股。你肯也不肯?」

  金氏道:「弄屁股是我极怪的事,他每常要戏,不知我骂了多少,如今我的心肝要弄,只是你的屌儿大得紧,恐怕里头当不得。」

  大里道:「我当初被你老公戏了多少,记得十四岁时节,弄起十分疼痛,他只把嚵唾多擦些,渐渐的热滑,就觉得宽松了。你两个成亲前一夜,还来弄我,我兴动前,头精也流出,他将一半吃在口里,一半抿在我臀里,就一发滑通通的了。」

  金氏道:「既如此,多擦些嚵唾才好。」

  大里道:「晓得。」

  金氏照依小官一般,把屁股突了靠在床边,大里就伸了舌头,把金氏屁股眼餂湿。

  金氏道:「你怎么这样爱我,这个处所,那个是肯餂的。」

  大里慢慢的把屌儿插进去,金氏是头一次疼得难过,把牙齿咬的龁龁响,眉头蹇了半歇。

  大里问道:「你怎么妆做这个模样?」

  金氏道:「不要管我,你射你的。」

  大里道:「心肝像是有些疼不快活?」

  金氏道:「只要你快活,我心里欢喜,我便割杀人迸痛,你也不用管的。」
  大里放屌儿进去三寸,再不动荡。

  金氏道:「怎么不抽?」

  大里道:「只恐心肝怕疼。」

  金氏道:「若弄屁股眼不抽,男子汉有甚么趣儿,不要管我,凭你弄罢。」
  金氏摸摸自家屄合屁股只隔一层皮,后边动,前边也有些趣,淫水流滑,叫大里把屌儿拔出来,却把淫水只管擦进去些,一发滑溜了。

  大里道:「好知趣的心肝。」便紧紧抽泄,只不尽根。

  原来金氏屁股里肥腻得紧,刚抽了五六百抽,就有自由一般粘在屌头上,屌边旁边带出一块来,大里叫金氏回头转来看。

  金氏问道:「这是甚么?」

  大里道:「这个叫做油,有这东西屁眼里头才滑溜,心肝的屁眼,比小官人的更妙,更比屄里锁得快活。」又问金氏道:「你看见我昨日写与东门生帖儿么?」
  金氏道:「看见。」

  大里道:「我书里头有些意思,你晓得么?」

  金氏道:「不过要射得我屄破的意。」

  大里道:「你还猜不完我说犁虏廷,倒巢穴是弄你的屄破,说深入不毛,我弄屄是有毛的,弄屁股是无毛的,我弄你屁股,这不是深入不毛么?」

  金氏笑道:「天杀的!今日都被你应了嘴了,你如今一发着实抽拽起来了,天也要亮了。」

  大里道:「只怕你嫌屌头在里面顶得慌。」尽力抽了四五百抽,一下拔出来,竟洞宫带出三四寸来。

  大里道:「甚么东西?」

  金氏低头看道:「这是洞头,你尽力抽,便扯出了,不好看怎么好?」
  大里道:「等他拖出做了一根尾耙也好。」

  金氏道:「不要取笑,不像模样,屁孔里其是迷闷,又有些坠人疼,怎么样弄得进去才好?」

  大里道:「我的心肝射得你可怜,拖出冷了便难得缩进去,我有个计较,就得倒把舌头餂一餂、抵一抵。」

  金氏道:「这个处所在粗糟的,谁肯把舌头餂抵,我感你这样的心情,死也甘心了。」

  大里细看这洞里头,只见又有一块黑的带出来。

  大里道:「里面黑的是甚么东西?」

  金氏道:「是紫菜。」

  大里道:「这是我用过的,你怎么晓得了?」

  金氏道:「不瞒你说,家中新讨这个余桃,是京中惯做小官的,我问他因得明白这个,带出来屁眼迸开难过。」

  大里道:「屁眼不好了,我屌儿硬得紧,不见精来,你肯再把阿秀等我弄一弄罢。」

  金氏道:「阿秀模样儿倒好,只是年纪小些,快过去!」

  阿秀道:「赵官人东西大得紧,要弄的疼,只是弄不得。」

  金氏道:「少不得迟早定等赵官人来弄,还不在我面前戏哩,我正要看看。」
  塞红道:「方才笑了我,如今轮到你身上了,还不脱裤儿哩!」

  阿秀道:「我看娘合赵官人弄,我也动心,只是恐怕当不起。」

  金氏道:「你且脱了裤儿。」

  塞红把阿秀的衣服,脱的精光光的,立在旁边。阿秀便要跑,被塞红一把抱住。

  金氏道:「拿他上凳来,我揿了他的头。」

  塞红忙把两脚来拍开,不许他动。

  阿秀道:「就像杀猪一般的。」

  大里道:「妙!有趣。好个小屄儿,毛也一根儿没有。」把手去摸一摸道:「有尿水样的流出来,只是屄还不曾戏动,今日赵官人替你开了黄花。」

  金氏道:「他人小的紧,疼先发,擦些嚵唾儿。」

  大里道:「开黄花不可把嚵唾擦上,若用嚵唾搽的,就是男子汉没有本事的。如今趁着他有些骚水,射进去倒好。」

  大里便把屌儿一送去,阿秀就叫天叫地起来,道:「疼得紧,轻些!慢些!」
  塞红把两脚狠命一拍,大里把屌儿一送,突的一声,竟进去大半屌头。
  阿秀道:「不好了!射杀了。」只见鲜血流出来。

  阿秀叫道:「娘,说一声定用饶了。

  里头就像刀割的一般,又像裂开一般,真个疼得紧。」

  大里道:「只有屌头大些,下边又有些小。」

  阿秀道:「再不要进了。」

  大里又一送,秃的一声,把一个大屌头,都放进出了。

  阿秀头合手脚乱颠起来,道:「如今射杀了,疼得真难过,血流出来夹屌儿流下滴滴的不住。」

  金氏笑道:「射的这丫头好。」

  塞红道:「赵官人一发把屌儿都射进去。」

  金氏道:「你这丫头一向弄宽的还容得去,他是头一次,怎么当得起,再进去二三寸,够他受用了!」

  阿秀叫道:「赵老爷、金奶奶定用饶了,再进去些不得了。」

  大里轻轻拔出来。

  阿秀道:「便拔出里头也是疼的。」

  那知大里是故意抽些出来,就往里边连根一塾,秃的一声,直射进去半根了。
  阿秀大叫一声道:「如今死了。」乱颠一阵,塞红再不肯放了他的脚。
  阿秀道:「疼死了。」

  大里道:「便饶他。」就尽根抽送了三百多抽,只见一抽出,一送进。
  阿秀道:「不好了!不要动了。」

  大里不管他,又着实抽了一百数十抽。

  只见满地血流,眼泪汪汪的乱滚,面像土色,渐渐的死去了。

  金氏道:「你饶了他罢,这丫头这样没福,略进去半根儿,就射的晕去了。」
  大里忙拍屌儿拔出来。塞红把阿秀扶起来,坐了一歇,阿秀醒来道:「嗳呀!嗳呀!疼死了。」开眼道:「赵官人忒狠心了,若再墩进些去,小肠都断了。如今疼的难熬。」只见满地是血,对塞红道:「赵官人把我家伙弄坏了,一世没用了。」

  金氏道:「且去睡罢!」

  塞红道:「方才笑我,我却是快活杀,你怎么就等赵官人射杀呢?」

  阿秀扒起来慢慢的去了。

  大里把屌儿拭干,从新与金氏洗面,吃了早饭,要回家去。

  金氏不舍,又把屌儿口咬舌餂一会,放他出门去了。金氏屄肿身困也睡了。
  话说东门生送过学院回来,从大里书房门口过,直走到书房中,见大里在醉翁椅上睡着,东门生看了不觉兴发,随扯下裤儿,将屌儿插进大里屁眼去,一送弄一会。

  大里醒来,忙送过舌头,叫:「亲亲心肝。」

  奉承了一会,东门生精就来了。二人闲话分手。

  东门生别大里回到厅上,金氏卧在床上,东门生道:「心肝,我回来了,我与你弄弄罢。」

  金氏道:「今夜大里弄坏了,弄不的。」

  东门生扯开单被看,一见屄门肿了,屄里的皮弄破了。不觉失声道:「怎么弄的这个模样?」又细看了一会,道:「一定用上药了。」

  金氏道:「他将我射死三次,流下三茶钟阴精,他都吃了,他又要弄屁股,抽了四五百抽,竟把洞宫带出三四寸长来。他就蹲倒,把舌头餂一餂,抵一抵进去。我想这个所在,岂是人的舌头餂抵,因此感他的恩情,无情可报,我又叫塞红与他弄屁一会,他的精不出来,又叫阿秀合他弄了半天,他的精仍旧不出来。
  大里待我如此恩情,我将何以报他?」

  东门生道:「你道他是待你恩情么?他吸你的阴精,就如吃你的骨髓,他餂抵的洞宫,就如吃你的心肝一般,如此狠毒心肠,你还感他怎的,又弄了塞红,又开了阿秀的黄花,此恨怎消,也罢,且与你治了屄,然后再与大里算帐。」
  东门生出门,到街上问了方子,取了甘草,回家煎水,与金氏洗了一遍。才觉得好些。

  金氏道:「偏你晓得这许多。」

  一连又洗了几遍,东门生用绵子打湿,轻轻推进屄里边激洗,金氏两片屄门,登时肿消,里面破皮,登时红去,爽利如旧了。

  金氏见东门生,洗得这等殷勤,妥帖扑的流下泪来。

  东门生问道:「因甚么这样?」

  金氏含泪道:「妇人家养汉是极丑的事,丈夫知道老婆不端正,是极恨的,不是死了,定是休了。我如今弄出这样丑的情形,你又不杀我,又不休我,又怕我死了,煎药我吃,又是这样爱我,难道我比别人两样么,只因爱心肝得紧,方且是这样呢,你爱了我,我倒爱了别人,我还是个人吗?叫我又羞又恨,怎么对过你,我决要吊杀了。」

  东门生搂住也流泪道:「我的心肝,有这等正性,是我污了你的行止,我怕你病,安排药来等你吃。你倒要吊死,若心肝一死,我也死再不要说这样话了。」
  古人说的好:「成事不说了。」后来不知金氏寻死否?也不知东门生怎么?方解了金氏恶道。东门生用些甚么计策,雪他的恨,方才罢了。且看下卷,自有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