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生物原虫】(26)作者:qinqiyan】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6、事态紧急

  我点点头,说道:「那今天就……」

  我想说今天就这样吧,却猛地想起昨天我跟郑宏提到了裸照的事情,但是三人却已经上了刘震的车,我也是无奈,一时不知该怎么将郑宏单独叫出来。
  要不?再试一试?

  想到此,我又再次尝试与郑宏单独建立感应,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感应点出现,我急得浑身是汗。

  眼看着刘震的车就要开出校门,我感觉全身都急躁如火,一拳砸在墙壁之上。
  『呼』像是一阵风吹过了,那种感觉总算不负我所望及时出现。

  三个感应点出现在我眼前,两个强烈些一个微弱些,微弱的那个点和其中一个强烈的点在前面,另一个强烈的点在后面。

  我记得刚才郑宏是单独坐在后座的,便紧紧锁住那个单独的强烈感应点,脑中一股意念激射出去:郑宏!把裸照拿给我!

  『吱』!刘震的车一个急刹停了下来,后座的门猛然打开,郑宏从车里跌跌撞撞冲了出来,我看他脸色苍白,额上全都是汗,他一下来满眼惊恐地望向我的方向,我眼睛一眯死死地盯着他。

  「喂!老三!什么情况?你发羊癫疯啊?」孙明从车上下来问道。

  郑宏一擦额上的汗,刚要开口说话,一张嘴却呕吐了起来,吐得衣服上地上都是。

  「我靠!你个大傻逼!」孙明骂道,「快去洗洗,我们在这里等你!妈的,要不是你是我兄弟,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郑宏擦着嘴边的粘液道:「算了……我……我不去了……」

  不,你要去,你要去保护我妈妈!我想到。

  郑宏像是接收到了这条命令了一样,扭头看向我,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表示我就是这么想的。

  他眼中的恐惧更甚,张大了嘴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只发出了『啊』『啊』的低声吼叫。

  「我……我还是去吧,你们……等我……」他过了一阵才缓缓道,「我去办公室换件衣服。」

  「快去洗!你个大傻逼!」孙明骂骂咧咧的坐上车,那辆车又开到了教学楼前面等着。

  我看郑宏走上了楼,也跟在他后面上了楼。

  他听到脚步声往后看了一眼,一看是我,像被针扎了一样加快脚步上楼,我也紧捣几步紧跟在他身后。

  他语带哭腔道:「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也不是主谋,孙明才是啊,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你放过我吧!」

  我笑道:「郑老师,你言重了,我只是想拿回我妈妈和陆洁的照片而已,只要你们不打我妈的主意,别的我可以不管。知道么?」

  郑宏一个激灵,说道:「好……好……」他手忙脚乱地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两个移动硬盘道:「都在里面,都在里面,都给你,都给你!」

  我笑道:「这里面应该不可能只有两个人的吧?」

  郑宏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带着哭腔道:「所有,所有都在里面,我还没来得及找出来,都给你吧,你饶了我吧!」

  我狠狠道:「你那边有备份没有?!」

  他双手缩在胸前,急切挥舞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都在硬盘里了。」
  我又笑道:「嗯,表现不错,这次我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相信你已经知道得罪我会有什么后果了。」

  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郑老师,今天我妈妈在酒桌上就要靠你保护了哦?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我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他瞳孔都有些涣散,讷讷道:「好……好……」

  我看了看钟,说道:「现在你应该已经换好衣服下去了。」

  他一听,忙不迭地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件衣服,赤着上身就下楼去了,边走边往头上套。

  走到一半,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道:「刘震可是……一直忌恨着你……」
  说罢,他转身便走了。

  我倒是有些同情他了,不过我也没想到这种纯粹建立在原虫之上的感应会这么强。

  将两个硬盘放进书包,看他们的车开出了校门,我这才往校外走。

  走出校门正要往家的方向走,一个声音喊道:「老李!老李!」

  我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发现是吴侨,我走上前道:「吴侨,有事么?」
  吴侨笑道:「听说今天张老师有饭局,你去不去我家吃饭?」

  我摇头道:「不了,今天就不去了,没人在家我得看看家。」

  吴侨『扑哧』一乐道:「说的你跟个汪汪一样。」

  我也不理她,『嘿嘿』一笑,道:「你才是狗呢!你妈呢?」

  吴侨指了指校门右侧道:「在那里,刚才那三个狗东西在校门口,我妈都没敢过来。」

  我点了点头,道:「向阿姨问好,我走了,拜!」

  一出校门,我就看见了陆洁的那辆宝马,她似乎也看见了我,车灯闪了两下,我向她挥挥手,转身回家。

  到家之后,家里空荡荡的,书包往旁边一扔,我压根没有心思写作业,满脑子都想着妈妈会不会被欺负。

  电视机开在那里,放着一部功夫电影,看那主角蹿高纵矮的,感叹真是好身手,我要是也有这么好的身手就好了。

  打开电脑,插上硬盘,我从脚底一直到头顶瞬间冒出了阵阵无名火,刚才对郑宏的那么一点点同情之心立刻荡然无存。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这两个硬盘容量都有1T,居然都快要放满了,这三个狗日的到底祸害了多少人啊。

  居然还分了类,每一个文件夹就是一个人的名字,我找了半天才找到陆洁和张茹这两个名字。

  带着怒火,我打开陆洁的文件夹,既有视频又有图片,不乏隐私部位的特写,陆洁全程都闭着眼,看来是被迷晕了。

  我怀着愧疚的心情将陆洁的文件夹剪切到U盘里,明天还是还给她吧,也算尽我一点绵薄之力。

  紧接着我打开了『张茹』的文件夹,不看还好,一看更加是火冒三丈,现在头上放杯水我估摸着都能沸腾。

  照片里的妈妈从穿着衣服到一点一点的解纽扣,再到解文胸脱内裤,一直到最后一丝不挂,一步都不少,这三个狗东西居然全都拍了下来,甚至最后还有乳头小穴的特写。

  我感到头脑发胀,眼里都能冒出火来,原本这件事情就并不算过去了,我仅仅是给他们植入了原虫,但是并没有想过有什么具体的作用。

  今天郑宏的表现让我知道了,我不仅可以控制他们,还能对他们进行威慑。
  哼!我将『张茹』的文件夹删掉,忽然想起来我曾经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听到过孙明的声音,相隔很远却如近在咫尺。

  那一次我是在朦胧状态下感受到的,这回我也想继续这样做,不过刚才看了那些照片,我的心情实在是难以平复下来,根本就达不到那种朦胧状态。

  罢了!我先感应一下那几个东西吧!

  这一次居然很顺利,我迅速进入了『感应状态』,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这种状态,就是感觉每一个神经元都变得很敏感,一点点细微的风吹草动都能感受到。
  前几次感应的时候,他们都是就在我身边,我只需要进入这种状态就能觉察到感应点,可是现在他们距离我不说十万八千里,一二十里总是有的,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建立连接。

  我急得在屋里团团转,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靠在墙边想着自己真是没用,到了关键时候只能干坐着。

  『砰』一时没注意,我撞到了墙上,撞得我眼前一黑,似有金星冒出,然而就在这一撞一黑之间,我瞬间感觉到在某一个方向上感应特别强烈。

  于是我又撞了一下墙,眼前又是一黑,没错,就在那个方向,有感应点。
  闭上眼,我试着将整个感觉都往那个方向散发过去,如同穿越了重重黑雾,四个感应点『刷』地一下出现在我眼前。

  三强一弱!四个感应点,三强中的一个比另外两强弱一些,但是却远比弱的那个强。

  看着这四个感应点,我有点茫然,到底谁是谁呢?

  三强里肯定有两个是孙明和郑宏,另一个是谁?是刘震还是刘震爹?

  我把感应放到最强烈的那个点上,屏着呼吸让自己脑子放空,什么都不想,尽量让自己跟这个点融合在一起。

  「来……杯……气……」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真的听见了!
  卧槽!真的能听见?!我自己心里都吓了一大跳,原本只是想试试,没想到真的可以?

  我再一次集中精神,全身心投入到那个点上。

  「来来来!再喝一杯!」这是刘震的声音。

  「干!」这是……听不出来,声音有些失真。

  「刘局,我再敬你一杯!」郝校长的声音。

  那我感应的这个是谁?要是能看见就好了,只可惜还是只能听见声音,看不到画面。

  唉!我叹了口气,放开了这个感应点,又投入到另一个稍弱一些的感应点上。
  这个感应点似乎比刚才稍难一些,我费了好大的劲却还是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又过了一阵,声音才渐渐连续了起来,而一些若有若无的光点也在我眼前的黑幕中展开,不时一闪一闪的黑一下。

  我看到了餐桌,酒杯,白酒,啤酒,红酒。这些家伙喝的够嗨的啊!

  这个视角的主人端着杯子,不时环顾一下,餐桌上的所有人我都尽收眼底。
  刘震、刘震爹、郝校长、我妈妈,还有一些我并不认识的人。

  我看妈妈脸上有些泛红,估计也喝了不少,妈的,郑宏呢?我不是交待过么?
  这人似乎是回了下头,我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郑宏,他现在是满脸通红,躺在沙发上大睡。

  这个狗日的,我让他保护我妈,他居然睡觉?

  我心里好生愤怒,这时刘震说道:「孙大哥,我们干一个!」

  只见视角主人举起了杯子,跟刘震碰了一下,笑道:「你客气了兄弟,今天你也算主人翁啊。」

  刘震一口喝下杯中的酒,哈哈大笑。

  这是孙明的视角?那刚才感应的莫非是郑宏?

  我再次放开孙明的感应,投入到第三强的那个点上。

  也许是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个感应点感应起来轻松多了,画面声音都有,我心里笑道:以后你们的一举一动基本都在我掌握之中了吧!

  这个主人并不是刘震,因为画面一出现我就看到了刘震,而这个人的左边是郝校长,右边是我的妈妈。

  不是刘震?除了孙刘郑三人,目前在餐桌上的能让我感应到的应该就是刘震爹了,没想到啊,老东西的感应居然比刘震还强。

  可见啊,还是直接让血液通过血管进入身体更好,刘震用喝的,都过去两天了,感应起来还没有他爹来得强,要知道他爹可是今天才让我植入了原虫啊。
  刘震爹对着那几个我不认识的人看了两眼,那几个人就离开了餐桌,剩下了孙刘郑还有郝校长和我妈妈,我瞬间就感觉不妙。

  孙明和刘震一个劲地给我妈妈劝酒,赞美着妈妈的公开课,更多的就是妈妈的美貌以及身材。

  我看妈妈脸上也已经通红了,心下顿时不安了起来,这时郝校长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只听她说道:「开一个房间,对,要套房,还按老样子安排吧!」
  然后我看她掏出妈妈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一瞬间,妈妈放在我这里的备用机就响了起来,我闭眼摸索着拿到手机,接听了也不说话,就听电话里传来郝校长的声音:「喂?是李俊卿同学么?」

  我现在利用刘震爹的视角和听觉,就像同步一样,她的一举一动我都明明白白地看着。

  「是,这是我妈妈的电话呀,你是?」我说道。

  与此同时,我看刘震爹并没有什么举动,看来我能利用他的视觉和听觉,他却无法反过来感受到我的。

  「哦,我是郝校长。是这样,今天张老师的课很成功,我们跟她在一起吃饭,她一时高兴酒喝多了,晚上就不回去了,我等会直接让她睡在我这边。」郝校长一脸媚笑地看着刘震爹。

  我感觉到这老东西的眼睛眯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

  哎呀,我这个气啊,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我能看见,就让你们诓了,我还以为郝校长是什么好人,万万没想到啊,这都是一路货色啊!

  「嗯,不要吧,我去接她吧,我一个人在家害怕,校长,你告诉我你们在哪里好么?」我说道。

  郝校长接着道:「不用,你一个小小男子汉,怕什么呀!锻炼锻炼,好了,就这样!」

  『嘟嘟嘟』电话里传来忙音。

  我气得跳了起来,眼睛一睁,又回到了自己家里。

  回想刚才看到的那些景象,其中有一个画面一扫而过,打火机上写着『御龙湾酒楼』,他们现在肯定在那里。

  我火急火燎地打开门出来往小区门口跑,哪知道刚出门,两个大汉从树后一闪而现拦在了我的面前。

  我惊愕道:「你们干嘛?」

  其中一个大汉道:「受人所托,不让你出门。」

  「啊?是谁?」我更加惊愕了,转念一想,除了孙刘郑三人还会有谁?
  「孙明?」我问道。

  那两个大汉默不作声,只是挡在我面前。

  我大怒道:「小爷今天就是要出门!看你们狗日的谁拦得住我!」说罢我就要硬闯。

  那两人一闪身,待我刚要过去的时候一左一右牢牢抓住了我的两臂,将我托得腾空起来。

  「卧槽!」我大骂一句,不得不说,力气真大呀!我较了好几次劲都没能挣脱。

  忽然,一个画面从我脑海中闪了过去,刚才的那个电影里也有这种画面,就在这一刹那,我感觉我就是那个主角,左右一摇摆,飞起来就是一记撩阴脚,正中其中一个大汉的下体。

  他『啊哟』一声,放开了我,疼得弯下了腰,但同时我也摔到了地上,脸着地啊!

  嘴里渗出血来,另一个大汉仍然紧紧地钳住我的手,我『噗』一口血水喷他脸上,刹那间他满脸都是丝丝红线。

  我紧嘬两口,在伤口愈合之前将血水在嘴里含着。

  那被我踢过的大汉此时正好抬头看向我们,我毫不迟疑地将血水也喷到他脸上,他脸上也是血丝阵阵。

  抓住我的那个大汉道:「妈的,小兔崽子很犟啊!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另一个大汉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举起了那硕大的拳头,我心下大急,紧紧闭上了眼睛。

  咦?怎么没有打下来?我睁开眼一看,那大汉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愣在当场,拳头就那么举着,也不砸下来。

  「老二,你怎么了?打呀!」另一个大汉叫道。

  打你奶奶个孙子!我心里骂道。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举拳大汉猛地一下砸到了抓住我的大汉脸上,把他砸了个驴打滚,我也让他给带得滚到了地上。

  也好,在这空档里他的手松开了,我顺势一个骨碌站了起来。

  举拳大汉不依不饶,又跟上去一拳一拳地打在他的脸上。

  大汉一号一边还手一边骂道:「你……他……妈……的……疯了!」

  两人打得难分难解,我可没有时间陪你们,飞奔到小区门口拦住一辆出租车赶往御龙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