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不自禁】【完】


  秋末冬初,妻去南方开会,独自在家,甚感无聊。
  一日饭后余暇,去打保龄球;归来是已是夜半时分,路过一小市场,忽闻路边有人喊我,“大哥,帮我个忙吧。”便驻足观看。
  只见路边一衣衫单薄的女子,挎着一个小包,消瘦的的身材在夜风中瑟瑟发抖。
  “什么事?”我转过身去问她。
  “大哥,我到这来打工,好几天了,找不着活,今天实在没地方去了,你能让我住一天,给个20、30就行。”她疲惫的目光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我心中明白,这又是一个迫于无奈欲下海作“鸡”的打工妹;看着她那消瘦但还算清秀的身材,不仅想起别人讲的“骑肥马,肏瘦屄”,心中更涌起一种采花猎艳的欲望,妻不在家,正闲的无聊,尝试一下“土鸡”的味道到也是个新鲜事,看看“土鸡”到底有什么不同!?
  本来就性欲旺盛的我,带着还有点好奇的心态;情不自禁的想占有这个眼前的“村妞”(就这么决定了)。
  “行吧,那你就到我那住一天。”我回答她,她精神一振,随即便默默的跟在我身后走着。
  估计她肯定没有吃饭,我先领她到路边的小食摊,为她买了包子和馄饨,我顺便到小店买了些下酒的小菜和牙刷等物品,见她吃饱了。便带她打了辆的士,特意让司机绕了几个圈,才把她领回家中。
  在浴室打开了热水器,调好了水温,教她如何用电吹风吹干头发,并嘱咐她再刷刷牙。就回到客厅,换上睡袍,倒了杯雄蚕蛾酒,坐在沙发上,就着小菜,慢慢的喝着,等她洗完澡出来。
  许久,她穿着乳罩和裤衩,捧着叠好的衣服,赤着脚走出了浴室,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放在椅子上,坐在一边剪了手,脚指甲;这才起身走了过来,怯怯地站在我身边。
  我伸手捏着她的大腿里侧,把手从她两腿中间向后一伸,翻手兜住了她的屁股,往我身边一带,她趔趄了一下倒在我的怀中。
  左手抱住她消瘦的身子,我俯下头叼住她的嘴唇,右手伸进他的内裤去抠抓她的屄穴,她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自然叉开的两腿,一只脚不知所措的蹬在我的脚上,伸出的舌头轻轻舔着我的鼻子。
  稀疏的屄毛,阴唇倒也丰满;在我只穿着睡袍的身上,鸡巴早已膨胀勃起;一股冲动涌来,我站起身,依然叼着她的嘴唇,抠抓着她的屄穴,半拖半抱的拥着她走进卧室。
  一把掀去床罩,将她抛在床上,三下两下剥下她的乳罩和裤衩,我挺起堪称粗大的鸡巴对准她的屄狠狠的插了进去。
  觉得她的阴道有点干涩,此时,身下的她急忙叉开并蜷缩起了双腿,微微颤抖着身体,低低的发出“哎,唉”呻吟,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我,泪流满面,泣而无声。
  我此时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两手抓捏这她柔挺的乳房,挺着腰杆连续用力,终于把粗大的鸡巴全部插进她的屄里,用力在她此时还是干巴巴的阴道中,忽浅忽深的狠狠抽插着。
  没想到她耐力挺好,她把双腿尽可能的盘向我身后;在我的蹂躏下坚持,忍耐着,任我在她身上尽情发泄。
  新鲜感让兴奋,高潮到来的快,在她干涩的屄中抽插了也就是十来分钟吧,我的鸡巴在一阵阵痉孪中,把精液象高压水龙一样“吱吱”的射向她的子宫。
  从她身上翻身下来躺在床边,她坐了起来,一手捂住屄穴,一手去拿被她我扔在床头的裤衩,我用腿一挡她的手,扔给她一包纸巾,“用这个擦。”
  她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
  擦拭干净屄穴处流淌出来的精液后,她在床上跪在我身边用纸巾轻轻擦拭我的鸡巴。
  我躺着端详着她,虽然消瘦,但乳房还算丰满,红嫩的小乳头微微凸起,一双干过农活的手;两只小脚却挺纤秀,也就是20左右岁,刚洗完澡的身体还有些青春的气息。
  我此时意犹未尽,一把将她搂过来,亲吻她的嘴唇,含唆她的舌头,两手抓揉她的乳房,手指不停的捏搓拨弄着她的乳头,不一会,她的乳房开始涨挺,乳头也凸了起来。
  我转过身,头靠着她的大腿,一条腿压在她乳房上,一手拨开她阴唇上方的包皮,手指拨弄她的阴蒂,另一只手用中指和食指伸进她的阴道,抽插着。(她的阴道内比妻粗糙)她的阴蒂虽不大,可在我的拨弄下,渐渐凸起,缓缓的呈献红色。
  渐渐她的呼吸开始急促,阴道中缓缓的流出淫水,不时轻轻的扭动身体,踏在床上的两脚不时的支撑腰肢和屁股哆唆着上挺,嘴里不时发出按耐不住“嗯、哦”的娇吟声。
  我坐起身来,让她靠在床头与我面对面的坐着,两手握着她一只纤细的小脚在手中把玩,把脚伸向她的屄穴处,用脚趾拨弄她的阴唇。她望了我一眼,小心翼翼把她的小脚也伸了过来,拨动我的鸡巴,不时的用脚趾抓挠我的鸡巴根部,搓我的鸡巴毛和阴茎。
  时间不长,我的鸡巴又梆梆勃起,龟头涨的发亮,我起身下床,站在床边示意让她过来,她起身走来,吃惊的看着我的鸡巴;我让她两手搂着我的脖子,托起她的两腿,将鸡巴对准她地屄口,“扑哧”的肏入。
  上下颠动的抽插,她则将两腿盘向我背后;身体也随之上下颤动着,两眼激情的望着我,一只手托着涨鼓的乳房,使劲将凸起的乳头往我嘴边送,口中喘着粗气,低声“嗬嗬”一阵阵娇吟着。
  许久,一股热呼呼的淫水,在她的屄里,顺着阴道,沿着我的鸡巴淌在了我的鸡巴毛和卵囊上。
  她的高潮已到来,我也有些疲倦,我调整了一下情绪,稍许,高潮到来,在她娇哏的“嗯嗯”声中,鸡巴中的精液像火山喷发一样射向她的子宫。
  我把她放下地,她连忙用手捂住屄口,略弯着腰,腿,步履蹒跚的随我走进浴室,进门就蹲在座便上,让屄里的精液流出来;随后,在我的鸡巴周围涂上浴液,细致的为我冲洗干净后,才为自己冲洗屄处。
  从浴室出来,我去冲咖啡,她步履蹒跚的回了卧室,她说她不会喝咖啡,我就用微波炉给她热了筒露露。一进卧室,见她已赤裸裸的仰卧在床上,她接过露露喝了几口,就放在了一边。
  我躺下,舒展了一下身体,转身遥控调一下空调的温度,就感到她在用脚趾搓我的小腿,我转过身来,伸出胳膊,她就把头枕在我肩上,依偎在我怀中。
  过一会儿,她又把一条大腿伸过来,两腿夹着我的左大腿,伸手攥着我的鸡巴,嘴里喃喃的说:“大哥,你可真利害!那我也能伺候好你!”
  我心里说,‘我才肏了你两回,你就说我利害,这才开始哪!'
  望着躺在我怀中的赤裸裸的“村妞”,喝过咖啡后我没有一点睡意。心想,今晚不肏够了绝不罢休。职业的娼妓就是让人发泄的;只要我能满足,就不要管她怎么样。
  妻的身体不好,为照顾她的身体,我这些年来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性欲,妻她根本满足不了我旺盛的性要求,可把我憋坏了!
  想着想着,我伸手把刚合上眼的“土鸡”拉到怀里,把她的嘴巴对着我的鸡巴,把已硬梆梆的鸡巴伸了过去,她睁开眼睛迟疑了一下,终于张开嘴巴,含住我的鸡巴,笨拙的一下一下吞吐唆裹起来。而我则枕在她的大腿上,两手揉搓着她的阴蒂,抠插着她的屄膣。
  眼看着她的淫水又从屄里徐徐的向出流淌着,我把手指插进去,在屄里来回拨动,她的身体渐渐的战唆着,从含着鸡巴的嘴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突然,她身体猛一哆唆,“呃”的呕了一声,爬起来捂着嘴巴跑进了浴室“噗噗”的吐了好几口,走回来端起床台上的露露去漱口,回来后,她苦着脸对我说:“大哥,你的鸡巴太长了,都捅到我嗓子眼里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打消了让她口交的念头,随后让她趴在床边撅着屁股,双手在前面撑着,从床台里拿处两个保险套,套在鸡巴上;猛的把硬梆梆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屁眼。
  “哎呀~~”她竟敢叫了一声;腿一弯,跪向床垫,我两手一拉,扶她站直了,挺着腰杆继续抽插着。
  “唉哟,大哥,求你别肏屁眼呀,疼啊!哪有肏屁眼的呀!”她带着哭腔说道。
  真是个“土鸡”!我不管她如何唉叫,继续挺着鸡巴猛烈抽插,同时,两手用力揉捏她的大腿,她不时的呻吟令我兴奋不已,许久,在她屁眼剧烈的收缩痉挛中,鸡巴终于“哧哧”的狂射了。
  放开她的两腿,她一下子倒在床上,两眼流处了泪水。我自己走进浴室,脱下保险套,上面一些血丝,看来真是肏疼她了。
  洗净身子和两手回到卧室,见她可怜的绻卧在床上,肛门处夹着纸巾,我在她身边躺下,她慢悠悠的转过身来,缓缓的伸展开身体,抓住我的手放在胸前,唉求着对我说:“大哥,再别肏屁眼了,行不行?”
  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她身子往前一凑,讨好的扑在我的怀里。
  躺在床上,搂着怀中的“土鸡”总是意犹未尽。稍歇了一会,又开始肏她,当我用传统方式肏完第五次时,天已见亮了。我们都困了,我压在已经疲惫不堪仍浑身赤裸裸的仰卧在床上小“土鸡”身上;两手攥着她的乳房,香甜的睡去。
  一觉醒来,已近黄昏,她已醒了,仍老实的任我压在她身上却不动弹。起身后我俩个又进浴室洗戏了一通,搂着她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挺着硬梆梆的鸡巴,插进她说的已经都被肏的火辣辣的屄里。
  一阵疯狂的抽插,在她“嗯、嗯”娇吟中,又把一股炙热的精液射进她的屄里。
  出门之前,我给了她100元钱。又领她去自助餐厅吃了饭,临别时,她眷恋地问我:“大哥,以后还能见着吗?”
  我回答说:“看缘分吧。”
  看着她拖着由于被肏了一夜,而变得步履蹒跚的两腿,迈进已是漆黑的夜幕里,我才感到,我的腿也软了。
  哥们,野花的味道就是和家花不一样,“土鸡”别有一番韵味呀!
【完】
7508字节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