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年的欲望】(02)【作者:lvmvlv】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姨妈

  写在前面的话:新手一枚,没经验,写的有点乱。我其实是想尽力表现出一种比较真实的情境,我在看小说电影的时候最喜欢写实的,有代入感,真实的一步一步,总觉得我好像也能做嘛,所以我写了一些细节,看起来比较啰嗦,这是我的功力不够,sorry.因为是第一人称「我」,所以对其他人的描写只能是通过
对话、推测等间接方式展现。另外肉戏我实在不擅长,只能尽力而为,抱歉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妈妈已经出门了,只在桌上留张纸条,「亲爱的宝贝儿子,妈妈出差去了,下周一回来,这周的伙食你自己解决,去你二姨那也行,妈妈这阵就要忙完了,回头会好好补偿你的。」又变成一个人的我无语的弄了点面包牛奶,然后去上学了。走进教室,我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按理说以我的成绩怎么着也得在中间几排,不过最近两年跟打了激素似得疯长的身高让我只能坐在最后一排,喔,我现在已经180cm 了,当然了,最后一排还有两个比我还高的家伙,
那个就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了。身高只有160 出头的张昌坐在第三排边上,正在发愣,这小子一上课就陷入痴呆状。

  一看见张昌,我就想起了夏阿姨那美妙的滋味,昨天都没细细品尝呢,可惜暂时是没机会了。夏阿姨早出晚归,晚上也经常会来的很迟,周末安排不定,我想来想去也没什么机会。再说张昌毕竟是我的死党,昨天一时冲动,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我转而琢磨起有没有其他机会了。

  我的另一个死党龚纯正在第五排中间埋头苦读,他在外人看来绝对的老实人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学习认真,成绩中上,是老师心目中的典型的乖学生的典范。当然了,这只是表象,不然能和我,张昌混一块。我属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类型,张昌是没事喜欢作死的类型,但三人的共同点是闷骚,一肚子坏水。上午四节课,语文、数学、英语、物理,除了物理老师是个秃顶的中年大叔,另外三位老师可都算得上美女,现在的学校老师,典型的阴盛阳衰。关琳琳,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今年24,大学毕业三年,身高173 ,对少年们来说还是很有压
迫力的,因为是班主任,天天冷着一张脸,谁犯到她手里都直哆嗦,张昌那小子都快被训出心理阴影了。我倒是不怕,脸皮厚随便老师怎么说,关键是我的成绩很好,年级前三,什么偶尔恶作剧,偷看小说书什么的,老师最多把我叫过去笑骂几句,就让我滚蛋。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好好学习的原因,就算是我干的坏事,老师也想不到是我,不像张昌,还没干呢,老师先把他提溜过去教育一番了。不过奇怪的是,张昌最近在学校越来越老实了,简直有向龚纯发展的趋势,关老师还直夸是我让张昌变好了。我自己反而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张昌,他又不说。我摇摇头,不去想这事,看向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田甜,人如其名,长相甜美,声音甜美,160 的身材更显得这位已婚少妇娇小玲珑,而且穿衣性感时尚,英语老师时尚的多,数学老师这么时尚的可不多。

  前几天,有次田老师穿了件深V 的T 恤,结果那天下课一群男生冲到讲台上围着老师问问题,仗着身高比老师高,一个个在那斜着眼往里瞅,真没见过世面。
  英语老师多时尚,我们这位也不例外,滕芷清,今年31,有个六岁刚上小学的女儿,就在我们学校小学部,这位已为人母的熟女可是不少小男生的意淫对象。唔,似乎我接触的许多老师都很不错啊,我心中转过一个个不可告人的念头。
  最后一节物理课熬到下课,我一溜烟跑出教室,去了位于学校对面的小学部,刚进小学,迎面碰上了一个熟人,「滕老师好。」

  美丽的熟女老师牵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可爱小女孩走了过来,「王安啊,你来找你姨妈了啊?」

  「是的,滕老师。」

  「那就不耽误你了,去吧。」

  「嗯,老师再见。」

  「再见。」

  我经常能碰见这位老师,因为她的女儿就在我二姨的班上,我二姨是这所小学的语文老师。来到办公室,姨妈看见我,笑道:「小安啊,你妈妈和我说了,这周姨妈来照顾你。」

  「我不是小孩子啦,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我撇撇嘴。

  「好好好,你是大人了,中午我要加班,你去和小天一起吃饭吧。」姨妈微笑着凝视我,小天是姨妈的儿子,我的表弟,今年12,也在这读6 年级。
  「哦,好的,姨妈再见。」看着姨妈美艳的面孔,我忽然一阵不自在,赶忙答应下来,匆匆转身离去。

  「这孩子,急匆匆的,记得晚上来家里吃饭啊。」

  我溜出办公室,去教室找到小天,拉着他去学校外面的饭馆解决午饭,只是我一直心绪难平,匆匆吃完饭就把小天打发回教室去了,而我一个人则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闲逛。难道是因为昨天开了荤的缘故?怎么今天看见个漂亮女人就乱想,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把姨妈和夏阿姨不停的比较。身高168 的姨妈比身高159
的夏阿姨更显高挑,而且身为老师的她更显娴淑温婉,我这位姨妈是典型的性格内向不擅与人打交道,遇事忍气吞声不与人争,不过好在有我妈妈关照,学校里也没人敢欺负她,不过我那个继承了姨妈性格的表弟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大写的受气包,为这事,我拉上张昌,纠集了一帮人,狠狠教训过几个欺负我表弟的家伙,现在情况好多了,基本没人敢欺负他,只是还是没人愿意和他一起玩,对这我也没辙,我总不能因为别人不愿意和我表弟玩就把人揍一顿吧。好在后来把小天拉到我这来,和龚纯那家伙凑一块去了,两个喜欢游戏机的家伙一有空就混一块,对此我是听之任之。

  下午三节课结束,四点四十,我去找姨妈和小天,走读生就是爽啊。小天和我打了个招呼「表哥,我去找龚哥了,六点回家。」我、张昌、龚纯、小天的家都在学校附近,走路最多十分钟。我摇摇头,等了几分钟,姨妈走了过来,「小天又玩去啦?」

  「放心吧,姨妈,小天六点准时回来吃饭的。」「嗯。」姨妈走在我前面,身姿款款迷人,我落后两步,目不斜视,怎么总觉得姨妈最近越来越诱人了呢?
  回到姨妈家,姨妈招呼了声「自己去玩吧。」自己转身走入房间。我走进客房,扔下书包。姨妈家有三个房间,主卧,主卧旁边的这间客房,还有在客厅另外一边的小天的房间。我比较认床,所以一般都会回自己家睡,偶尔懒癌发作或者时间太迟了就会睡这间客房。我的心思还放在姨妈身上,总觉得浑身不对劲,念头一转,我拉开通往房间露台的门,轻手轻脚的翻到了隔壁房间的露台上,蹲了下去,露台与房间之间的窗帘被拉上了,但是门没关,我微微拨动窗帘,露出一条细缝,一瞬间我屏住了呼吸,姨妈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正背对着我站在另一侧的衣柜前挑衣服,我呆呆的看着姨妈优美的曲线背影,下一刻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姨妈尽然将一只手从前面伸入了白色的小内裤里,几声低沉婉转的呻吟声随之流出,但很快姨妈就将手拿了出来,隐约听见「柳芸玉啊,你怎么能这样呢?」姨妈换上了一套宽松的居家服,T 恤加长裤,接着站在那休息了一会,几个深呼吸后转身向房门走去,但我分明看见姨妈的双腿仍旧紧紧地并拢,不时无意识的磨蹭着。

  翻回客房的我听着外面厨房传来的忙碌声,心思百转。刚刚的一幕给了我极大的冲击,但转念一想,姨妈也是女人,还是个有正常需求的成熟漂亮的女人,姨夫是个医生,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已经是一家医院的副院长了,为此付出的就是常年扑在工作上,很少在家,这次参加了援疆计划,三年后回来就是正院长了,眼下已经走了大半年了,估计姨妈本来亲热就少,眼下又憋了大半年,终归有需要解决的时候。看姨妈这样浅尝辄止,只怕更会把自己搞的不上不下吧,不过以姨妈这种内向温婉的性格,大概这样就是极限了,再进一步她自己就受不了了。
  有传言这样端庄内秀的女人一旦堕落,那可就不得了了。唔,别这样搞下去让别人钻了空子啊,我可是知道有不少人对姨妈虎视眈眈的。其实想了这么多,全是XJB 扯淡,我只是在给自己找个理由罢了。毕竟是自己的姨妈啊,偷偷摸摸的想想、看看也就罢了,真要下手,还是有点纠结的。

  我在客房待了一阵,起身去了卫生间,路过厨房,看了眼正在炒菜的姨妈曼妙的背影,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看来我是饿了。走进洗手间,一眼就看见姨妈刚换下的长筒黑丝,我拿起来放在鼻尖深深吸了一口,女人的体味混杂着香气直冲鼻中,我无意识的捏紧丝袜,下定了决心。

  六点整,小天准时回来,大家开始晚饭,我很主动的帮助端菜盛饭,看见姨妈额头上的汗,我拿过一张纸巾帮姨妈擦了起来,姨妈的反应却有点大,她触电似的向后一缩,急忙伸手夺过纸巾,我一脸愕然,姨妈也发现自己的反应有点大,急忙对我笑道:「没事,姨妈自己来,你赶紧吃饭吧。」说完还赔笑似的拍拍我的胳膊,我只能当啥也没发生,笑着点头转身去了餐桌。我和姨妈是非常亲近的,就连小天都觉得我更像是亲儿子,小学时姨妈还帮我洗澡,带我睡觉,只是近几年不再如此了,但我们之间也经常有亲昵的动作,今天这可不正常。这顿晚饭吃的气氛古怪,小天是毫无所觉,但我发现姨妈在躲着我的眼神,似乎是有什么瞒着我一样,递送碗筷,偶尔指尖相碰,姨妈都是微微一颤,立即缩回去。吃饭时我的筷子不小心落在地上,我俯身去捡,发现坐在我对面的姨妈两腿紧并,无意识的在微微摩擦着。我不动声色,立即起身继续吃饭。吃完饭,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姨妈那微微摆动的浑圆丰满的臀部,我心思转动。看来似乎是有了什么有意思的想法了,当然,这年头有想法的不计取数,绝大部分都只是想想,永远不会实现,眼下,我却要来实现一个想法了。等姨妈收拾完,我就起身告辞,「明天还有考试,姨妈,我先回去了。」熟知我生活习惯的姨妈应了一声,「路上注意安全。」往常会和我一起下楼散步,并送我一程的姨妈,今天却没有出门,在我出门后,就转身进入了房间。我在掩上的大门外看见姨妈进入房间关上门,才轻轻将大门合上。

  回到家,我找出那个白色的小瓶子,我最后告诉自己,就看天意了,明天有机会就上,没机会就算了。第二天考试,张昌很荣幸被分在了远离我的角落,这小子现在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虽说他人缘很广,乐于帮助他的人很多,但是架不住前后右都是比他还差的学渣,心有余而力不足,嗯,左边是墙。考完试,张昌,龚纯来到我旁边,我耸耸肩,表示对张昌爱莫能助。张昌苦着个脸,「及格没问题,但是名次估计只能原地不动,甚至倒退几名,还好我爸不在家,不然又要受皮肉之苦了。」张昌那位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的老爸去北京学习了,否则考试成绩通报给家长,呵呵,那就有好戏看了。

  龚纯一言不发,只是在一旁微笑,他成绩稳定,万年不变的那种,而我表示这种测验对我毫无压力。到了中午,一直强迫自己镇静的我飞奔去了小学部,结果只找到了小天,学校临时有什么急事,拉了一批老师去干活了,姨妈也在其中,我只好和小天一起吃了个午饭,然后小天去找龚纯,而我又是百无聊赖的一人。
  说起来之前中午一直和我们一起吃饭的张昌,这两天一下课就不见了人影,也不知溜哪去了,龚纯也表示不知道,这个沉默男是雷打不动回家吃饭,他家有保姆专门烧饭,蹭过几次,很好吃,可惜不好意思天天去。一直到下午上课,张昌才出现在教室,我也没心思管他,强迫自己听课,好成绩才是我最好的保护啊。
  下午放学后,我接到了姨妈的电话,「小安啊,姨妈晚上要加班,可能要很晚才回去,你带小天找个地方吃饭吧。」「好的,姨妈,晚上我就在你那,会督促小天认真学习,按时睡觉的。」「嗯,小安真乖。」想喊上张昌一起去龚纯家蹭饭,结果发现这小子又不见了,只好带着小天去会合龚纯了。龚纯家的保姆是个35岁左右的熟女,长得挺有味道的,据说是龚纯妈妈的一个亲戚,龚纯喊她莲姨。她和丈夫离了婚,儿子判给她,但她又没什么收入,生活很是可怜。后来求到龚纯妈妈这,龚纯父母就在这附近租了套房子安顿下她,让她过来照顾龚纯,她儿子也转学过来读书。顺便说一句,这龚纯父母也是长年不见人的那种。莲姨每天来烧中午和晚上两顿饭,打扫卫生,然后就回去,闲暇时间自己去打打零工。
  晚饭这位莲姨并不和我们一起吃,多次劝说无用,我们也不管了。这么些次接触下来,我总觉得龚纯这个闷骚男对莲姨的心思不单纯,但恐怕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唔,论行动力的重要性。事实证明,我还是小看了龚纯,能和我这种人混在一块的,怎么可能胆小呢?张昌同样如此啊,这是后话,暂且不表。晚饭后,收拾完的莲姨离开回家去了,她儿子还一个人在家,虽然大家提过让她将儿子带来一起吃饭,但她从未同意过,可能是自卑心理吧,也可能觉得我们不是好人。

  不过龚纯还是让莲姨打包了两份饭菜带回去,一开始莲姨是不接受的,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不推辞了。毕竟她儿子正在长身体,她自己的那点收入,想吃好是不够的。

  我也起身告辞,带着小天回去了。回到姨妈家,小天写完作业,就随他玩了,只是监督他九点半洗澡,十点睡觉。等小天睡了,我也去洗漱完,换了身睡衣,我在这可是装备齐全,什么都不缺,这间客房几乎就是我专用了。我躺在床上,内心无比的纠结,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一直到晚上接近十一点,姨妈才回来,听着外面姨妈轻手轻脚的换鞋进屋,我起身把房门打开一条缝隙,姨妈正站在客厅中央,一脸疲惫,上下眼皮似乎都在打架,她似乎怕吵醒我们,动作小心翼翼。
  姨妈从冰箱拿出一罐牛奶,倒了一杯,拿去加热,这是她的习惯,睡前一杯牛奶。

  接着一脸倦意的姨妈就转身走向了卫生间,很快传来淅淅沥沥的淋浴水声。我听见卫生间的水声,悄然走了出来,捏着纸包的手微微颤抖,慢慢将一小包研磨得非常细的白色粉末倒入牛奶中,搅拌均匀,接着,转身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等待着,心砰砰的跳着。

  不知过了多久,卫生间的门打开了,穿着一套丝质睡袍的姨妈走了出来,很快喝完了牛奶,顺手将杯子清洗干净,接着又去卫生间简单的漱口收拾一下,又关掉客厅的灯,走向房间,满脸睡意的姨妈并没有发现躲在门缝后的我,她一直低着头,步伐明显不稳,走到房门口时甚至一下扶住了门框,她摇摇头,轻声嘀咕了一句什么,打开房门进入了房间。我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五十二,事已至此,我再不回头了。半个小时后我悄悄打开了姨妈的房门,房间一片漆黑,我摸到床头,轻声呼喊了几声「姨妈」,毫无反应。我伸出手,打开了床头灯,微暗的床头灯下,姨妈仰面躺在床上,一只手搭在肚子上,一只手放在腿边,毫无所觉。我伸手推了推姨妈的肩膀,又喊了几声,然后伸手在姨妈的脸颊上拍了几下,然后用力地推了推姨妈,又学小电影的情节,拿起一只手又丢下,姨妈除了哼了几声,并无其他反应。这么折腾一番,我算是放心了,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欲望。红着眼睛的我,隔着睡袍在姨妈丰满的乳房上揉了两下,说起来那天在夏阿姨那,我各种紧张,丰乳肥臀都没能好好玩玩呢。我不再耽误时间,一只手托住姨妈的颈部,另一只手抄起姨妈的腿弯,好沉啊,果然公主抱不是件简单的活。还好房间就在隔壁,要是再远点,我估计就得把姨妈拖过去了。
  把姨妈轻轻放在床上,揉揉发酸的双手,回去关门关灯了。再度回到房间的我知道享受的时刻来临了。

  紧张加上累的,我的双手颤抖着解开了姨妈睡袍的扣子,一具洁白无瑕的胴体出现在我面前,姨妈没有带胸罩,下身只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我咽了口口水,伸手抚摸着姨妈的肉体,从脚顺着大腿,摸到阴部,,顺着肚子向上至胸口,双手各握住一只乳房揉捏着,食指在乳头上来回搓揉,渐渐地姨妈的乳头由少女般的粉红色充血变成了深红色,骄傲的挺立起来。我俯身下去,含住姨妈的乳房,舌头在乳晕周围来回打转。一只手伸到姨妈的私处,在阴唇和阴蒂处来回抚摸。
  很快,我在姨妈下身处的手感到了湿意,我顿时转移目标,尝试着将姨妈的阴唇分开,中指慢慢插入了进去,层层叠叠的褶皱包裹上来,「好紧啊」。我停下片刻,待适应后,开始慢慢抽送,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阴蒂。这么反复抽插了一会,姨妈的身体忽然一僵,全身紧绷,下体小穴收缩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下一刻一股暖流爆发出来,居然高潮了,看来姨妈憋得很厉害啊,我抽出手指,双手在姨妈微微抽搐的身体上游走,姨妈不时发出细细的呻吟声。「姨妈居然这么淫荡,果然我是对的,不然早晚要送给别人去享受了。」我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将姨妈的双腿成M 型支开,刚准备挺枪上马,一拍脑袋,下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家用DV,这是姨妈家的,我拿来借用一下,设置好DV,将镜头对准床上,我又翻身上床,这次一杆到底,「啊,好紧,姨妈你夹得我真爽啊!」我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扶住姨妈的大腿,另一只手玩弄着硕大的乳房,下身有规律的一下一下耸动着。干了一会,我伸手从旁边拿起手机,对着姨妈的上半身拍摄起来,镜头里面容美艳的姨妈紧闭双眼,随着我的抽插身体身体有规律的上下起伏着,一双豪乳随着微微摆动,「这段视频要是拿给小天看,他会是什么反应呢?」。一想到这,我更加兴奋,又抽插了数十下,憋了两天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声低吼,尽数射入了姨妈体内。我趴在姨妈身上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感觉恢复精神了,又爬了起来,手机来了几张特写。接着我站到床头,将姨妈的头侧过来,半软的肉棒在姨妈的嘴唇上来回摩擦,我把姨妈的嘴掰开,将肉棒慢慢塞入,技术生疏的我并没感觉太多的快感,反而被牙齿刮得有点疼,但是看着姨妈纯洁的面容下,小嘴微张,含着一根肉棒,嘴角还挂着几点白色的液体,我霎时兴奋起来,肉棒迅速膨胀,塞满了姨妈的小嘴,「亲爱的姨妈,你的小嘴含的我真舒服。」

  我微微动了几下,便拿出来了。我接着将姨妈翻身转过去,双腿分开叠跪,臀部高高撅起,露出下面还滴着乳白色液体的小穴。顺利的再次入洞,我一只手扶着姨妈的腰部,另一只手不时地在姨妈的大屁股上拍打着,臀肉如浪般层层晃动,让我更加兴奋,一下顶的比一下深入,「啊,姨妈,小安干的你爽不爽?」。
  可能因为刚刚两人都高潮过一次,这次我抽送了数百下,姨妈忽然啊的一声,小穴陡然紧缩,潮水层层涌来,我被浇了个正着,龟头一麻,滚烫的精液直射入花心,每一波冲击都换来姨妈一声婉转低吟的叫声,自然这时候也少不了拍上几张。

  此时已是深夜两点,我起身关了DV,拿来毛巾和纸巾,开始替阿姨擦拭起来,收拾完毕,我看着姨妈微微有点红肿的阴部,暗自嘀咕,「这怎么办?明早起床估计就会发现吧。」我想了想,将姨妈抱回隔壁房间,平放在床上,将姨妈的一只手深入内裤,食指插入阴部,另一只手从上衣伸进去放在乳房上,「这个造型倒是不错,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回到房间,我将床单和毛巾用一密封塑料袋装起来,又从书包里拿出一床床单重新铺在床上。这个房间基本上就我在用,所以日用品都和我在家用的一样,折腾完毕,我看了一眼,嗯,一点痕迹没有了。
  我悄悄地将DV放回抽屉原处,只是将存储卡拿走了。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我很快进入了睡眠。

  早上闹钟响起,我迅速爬了起来,一两天的忙碌可不会影响我的精神。来到客厅,每天都早早起床的姨妈今天果然毫无动静,我洗漱完毕,先去把小天叫起床,打发他去洗漱收拾,然后来到姨妈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没声音,我又敲了敲,里面传来姨妈迷糊的声音,「谁啊?」

  「姨妈,是我,小安,我和小天已经起床了,现在是7 点10分了。」我们的到校时间是7 点40. 「嗯?啊!」房间里传来姨妈的一声急促而低沉的叫声。
  「怎么了?姨妈。」我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片刻的沉默后,传来姨妈略显慌张的声音,「没什么,没什么,姨妈刚刚不小心碰了一下。小安啊,今天姨妈有点不舒服,你带小天去楼下吃早饭,然后一起去学校,可以吗?」

  「嗯,好的,姨妈,你哪里不舒服?需要去医院,或者我帮你拿药吗?」
  「不用了,不用了,姨妈只是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会就好了,你们赶紧上学去吧,不要迟到了。」

  「哦,姨妈注意身体啊,再见。」

  「再见,小安。」

  我回到房间将塑料袋装进书包,招呼小天一起出门了。中午放学,张昌继续失踪,龚纯转身回家,我直奔小学部,小天看见我,对我招招手,「表哥,我在这。」看见小天,我想起了手机上的那段视频,我微微眯上眼,「走,去吃饭吧,姨妈呢?」「我妈说和几个老师一起去吃饭了。」两人吃完饭,小天溜去龚纯那玩了,我转回学校,提起书包,一溜烟跑回家了。回到家,先把床单、毛巾扔进洗衣机去洗,而我则开始把手机和存储卡内的视频和照片存入上次那个硬盘,在名为夏梦娟的文件夹旁又新建了一个「柳芸玉」,目测以后会有更多的文件夹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