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了爱】(40)【作者:abcabc05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0。

  「呜??」看着那说不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还认得我的人,我自然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她说,但也许就因为太多了,所以我反倒不知道该先说什么才好。最后我便只有发出一声哀鸣,并任由眼泪在我的眼眶中转啊转的。

  「呃??」佳芊看起来十分的不知所措。在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后,她才又说:「小凌你?你还好吧?到底是怎么了啦?」

  「我??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其实我也很清楚自己是该把目前为止的遭遇好好说给佳芊听,但结果还是因为情感的大爆发而只有扑倒在她的怀里,并嚎啕大哭了起来。

  「咦?诶?」大概因为还是无法理解我的举动,所以佳芊除了发出惊呼外什么也没有做。由於我正紧紧的靠在她的身上,所以就可以感觉到她的身子僵硬的十分厉害,甚至还微微发抖着。尽管也知道自己可能正在带给佳芊困扰,但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除了哭得远比刚刚还要厉害外,我现在小小的手也用力地扯着佳芊的衣服,就好像是深怕我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在我哭了好一阵子后,佳芊的身子才渐渐地不再发抖,但胸口反倒像在深呼吸似的剧烈起伏了一两次。下一刻,佳芊先伸手把我搂在她的怀里,并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摸着我头——尽管考虑到我们两个的真实性别,这样的互动怎么看都诡异到不行,但早就濒临崩溃边缘的我自然管不了这些,甚至还因为佳芊此时的拥抱而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就这样,我继续用力的哭着,继续用力的在佳芊的怀中宣泄我一整天累加下来的恐惧、痛苦、不安。而佳芊也很够意思的包容着我那实在不该有的懦弱,让我在她的怀里尽情地哭泣。

  当我那原本就没剩多少的体力终於消耗殆尽后,尽管心中的难过、痛苦没有减轻多少,但我的哭声还是变得越来越小。原本我以为直肠子的佳芊应该就会因此而认为我可以沟通了,所以就会再一次的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想到今天的她出乎意料的很有耐心,除了还是放任着我把眼泪、鼻涕全都抹在她衣服上的行径外,甚至还把我搂得更紧。

  由於开始觉得有点难为情,我就一边啜泣一边说:「佳芊??」

  「嗯?」佳芊的声音说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学?学姊她??」一想到刚刚被学姊视为无物的事,我便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啊?」佳芊的口气立刻变得很凶恶。「莫非那婊子劈腿了?她——」
  「不不不,不是的??」我连忙解释说:「不?不只是学姊,连承翰还有学校的同学都?都把我给忘记了??」

  「蛤?忘了你?」

  「恩??」我点了点头,但在要继续解释前,我的肚子却发出了个说有多大就有多大的「咕噜」声——这便让我又想起了自己已经饿了一整天的事。

  「肚子饿了?」佳芊低头看着我问。

  「恩??」

  「那就去吃个东西吧!有想吃什么吗?」

  「都可以??」我吞吞吐吐地说:「可?可是我身上现在一毛钱都没有了??」
  「怕什么?有我在啊!」佳芊笑着说:「反正我们就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啦,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吧!」

  「恩??」我再次点了点头,并很认真的觉得此时的佳芊尽管是有着我男生时的外貌,但看起来实在有够可靠,所以才让我那已经紧绷了一整天的心终於有种能够放松下来的预感。

  最后,我和佳芊去了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速食餐厅。在用垃圾食物填饱肚子的同时,我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给了她听。只不过,由於我的情绪仍然很不稳定,说的话便十分的跳耀,常常东一句、西一句,话与话之间总是没有什么脉络、逻辑可言。

  「唔??」佳芊一边咬着吸管,一边用手按着额头,看起来就是在努力消化我所说的一言一语。也许是为了确认自己的认知是否与我的有所落差,她又问:「所以你今天去学校就发现位子不见了、同学和老师认不得你了?」

  「而且我还有打电话给承翰,结果他也一副想不起我是谁的样子。然后我就在傍晚的时候碰到了学姊,她??」一想到学姊,我便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这么说来承翰他今天的确有说过自己接到一通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啊,那八成就是在说你吧??」

  「所以这真的不可能是恶作剧喔??」

  「呃,也不能说是完全不可能啦??」佳芊一脸就是因为想安慰我而口是心非的模样,之后她又像是要转移话题似的说:「但重点是师父她不见了?」
  「我原本还以为这一切都是淑子姐的阴谋,所以才为了向她求饶而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但没想到她却人间蒸发了??」我沮丧地看着那袋装满派不上用场的食材的塑胶袋。

  「就我的了解,师父她应该不可能会这样不告而别才对啊??」佳芊皱起了眉头。「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明明还??等等,这好像是三个礼拜前的事了啊??」

  「诶?佳芊你也那么久没看到淑子姐了?你之前难道不是跟她在一起做什么魔法师的修行才也失联了好一阵子吗?」

  「啥?魔法师的修行?才没有那种东西啦,我最近只不过是在——」话说一半,佳芊便摀住了嘴,似乎差点就把不该说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一样。她之后又说:「反正我也是好久没看到师父她了啦??」

  「是喔??所以你也是完全都没有淑子姐的消息?」

  「呃,没有??」佳芊神情尴尬的抓了抓头,似乎因为自己好像对她的老师一点也不关心而感到了一点羞愧。

  「但就算淑子姐是真的离家出走了,我们的家也不应该会就这样跟着不见吧?你知道吗?现在住在那里的虽然是个外国正妹,但人超可怕的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被她吃掉了耶!」

  「这点倒是蛮怪的啊,不知道这跟你被大家遗忘一事有没有什么关联??欸,那我们要不要再回去那看看?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因为想到那个外国女生令人发寒的邪恶笑容,我便连忙摇着手拒绝。「就算要去也不要现在好不好?我还得做一下心理准备!」
  「当然不可能现在去啦!都那么晚了。」佳芊笑着说:「就算要调查至少也得等到明天吧,你今天遇到了那么多事,一定是累坏了吧?还是先休息一个晚上再说吧!」

  「恩??」虽然恨不得能马上让一切恢复原状,但我还是因为那确实颇为沈重的眼皮而点了点头。

  「只不过,你现在没有住的地方了齁?」

  「啊,对耶??」被佳芊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了自己的处境有多糟糟。「还是我可以去佳芊你家住吗?你爸妈他们现在应该都还是在国外对吧?」
  「不行啦!」佳芊摇了摇头。「你忘了我家被师父她炸掉的事了吗?那里到现在都还是一片废墟的说,你要住那乾脆直接露宿街头算了。」

  「呜!」我发出一声哀鸣。「那我到底可以去哪里过夜啦?就算去找间便宜的旅馆,我也没什么钱可以这样花呀??」

  「这个嘛??」佳芊皱起眉头好一阵子后说:「其实还有一个地方应该是没问题的啦??」

  「哪里?」

  「但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去的说??」

  「哎呦,都什么时候了,我怎么可能还敢挑嘛!一定是有地方就去啊!」
  「是喔,那我要说了喔??」

  「说啦说啦!」

  「那地方就是——」佳芊就好像是在营造气氛一样,在顿了顿后才指着我说:「你家。」

  「呃??」尽管刚刚话说得很好听,但我不得不承认,在听到佳芊的回答后,我瞬间就开始觉得也许去公园睡躺椅是个还可以考虑的选项。

  算算日子,自我从那长达一年半载的睡眠中醒来,并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女孩后,应该已经过了有三个多月之久。而在我有了新生活的同时,其实也代表着我不得不把过去给全部舍弃掉——除了亲朋好友外,我也必须跟我的爸妈和从小住到大的家说声再见。

  只不过,虽然说来有点不好意思,但在从能跟学姊在一起的喜悦(以及发现自己的老二竟然不见了的震惊)中走出来后,我在渐渐习惯新身份的同时,也就只有偶而会想念起自己跟佳芊和承翰一起渡过的童年时光而已,爸爸及妈妈我则一次都没有想过,当然也从来就没有兴起过要去看看他们的念头。

  虽然也知道这样的自己真的很糟糕,但我真的就是不觉得回去原本的家这件事有很重要。尤其是在知道佳芊已经完美的顶替了男生时的我后,我甚至还松了一口气,觉得能这样断掉跟家里的牵连似乎不坏。

  而之所以会如此的原因,我想主要也是因为自己正处於叛逆期吧(但我对淑子姐倒是超百依百顺就是了)。一提到爸妈,我往往都只能想到些负面的东西,自然便觉得能离他们越远越好。就因为这样,尽管默默的觉得自己以后一定会后悔,但我还是提不起劲去试着要重新建立起跟他们关系。

  没想到,在淑子姐失踪、原本住的地方又莫名其妙的变成别人的房子后,我就这样陷入了无家可归的窘境,最后便不得不要跟着佳芊回到我男生时的家。由於似乎不太可能直接向爸妈坦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们两人就只好在这段路上试着研拟出一套不容易穿帮的说词。

  「真的不能跟他们说实话?」因为一点想法都没有,我便自暴自弃地问。
  「当然不行啊。」佳芊说:「你觉得伯父伯母他们有可能会接受自己的儿子因为魔法什么的东西而变成女儿了吗?」

  「绝对不可能。」我想都没想就这样回答,毕竟对於我爸妈有多老古板、死脑筋,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所以就只好骗他们骗到底了啊!」佳芊双手一摊。「但要怎么说比较好呢??」

  「唔??」我抿起了唇,心中有着满满的不安。毕竟除了超瞭解我的父母外,我也很清楚佳芊她是连一丁点说谎的天份都没有,天知道这样的她要怎么跟我一搭一唱的唬过我家两老。

  「所以果然还是得先来个冲击性的开场白吧?先把他们吓傻,这样之后应该就容易多了??」与我想像的不同,自言自语着的佳芊看起来经验十分老道,似乎对她来说,为了需要而编织谎言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佳芊你??」虽然很想问问她在这段失联的日子里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但最后我还是因为不敢打断绞尽脑汁中的她而把话吞了回去。

  走着走着,我渐渐的开始觉得周遭的街景又熟悉、又陌生——而之所以会有如此感想的原因,我想这主要是因为这里虽然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但它却在我不在的这数十个月里有了些大大小小的变化。

  「呐,佳芊,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玩具店没开了喔?」我问。

  「关了喔,之后好像要在那开一家药局吧??」佳芊心不在焉的回答,看来还是在心中演练着待会的对话。

  「是喔??」我咕哝着,心情也慢慢的紧张了起来。「欸,那佳芊你有想到要怎么说了吗?我该怎么配合你才好?」

  「你就说你叫小凌,是G女中一年级的学生,这样就够了,其他的就交给我吧。」顿了顿后,佳芊又说:「只不过虽然觉得这样讲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总觉得好像有点自肥啊??」

  「自肥?」我歪了歪头。

  「当我没说吧。」佳芊摆了摆手,然后又自言自语似的说:「反正也没别的方法了,就硬着头皮上吧??」

  「恩??」我点了点头,然后就很突然的想起了小时候自己曾经在放学的路上看到一只小狗的事情??

  那是一只应该只有几个月大的狗,小小的个头看起来实在是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看着这样的牠,我便不禁停下脚步,并跟牠玩了起来。在跟牠握握手、搔了搔牠的肚皮的过程中,我发现牠身旁并没有兄弟姊妹或是父母亲,但倒是有一个看起来还蛮新的纸箱,便让我开始怀疑牠是不是被弃养在这的。

  就这样,我便跟所有遇到这种情况的小孩做出了一样的决定。在摸了摸牠的头、跟牠道别了后,我立刻就狂奔回家里,然后跟正在煮饭的妈妈说了小狗的事,并问说我们可不可以养牠。

  牠超可爱的,而且一个人在那好可怜的说——在说话的同时,我记得我还不断比手画脚着,极尽所能的想让妈妈理解那只狗狗是有多么的惹人怜爱。

  但在任我口沫横飞的说了好一阵子后,仍是埋首於炒菜的我妈她并没有直接说好或不好,而是淡淡地问我说:你觉得我们家有空间可以养狗吗?你有时间每天带狗去散步吗?既然是你想养的狗,那么要你负责牠的伙食应该不过份吧?你现在有能力去赚钱养牠了吗?

  面对这些质疑,我除了一个肯定得答案都给不出来外,我也从中瞧出了我妈对这件事的态度,所以就只好失望的走回了房间,并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呜??」因为想起如此令人不快的回忆,我便忍不出发出了一声哀鸣。
  在又过了两条马路后,佳芊和我转进第一条小巷里,我那从小住到大的家就这样进到了我的视野里。尽管这条回家的路我应该是有走过有千遍、万遍了,但当我随着佳芊走进大厦里时,我却仍是感到十分的慌恐——我想这除了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得用女生的样子去见我的爸妈外,也因为我很怕现在的自己并没有办法被他们给接受,而会落得跟那只无法进到我家的小狗一样的下场。

  「别怕,有我在。」在按下电梯按钮的同时,佳芊这样说。只不过,她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向我这边,便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只是在对自己信心喊话而已。

  就这样,应该都紧张到不行的我们便在进到电梯后,随着它的上升而离家门越来越近。尽管这过程应该只有短短的一分钟不到,但我却觉得它漫长的十分离谱,那代表着所在楼层的灯号每次转变的间隔都让我感觉起来好像有数分钟那么久。由於我们两人都只有静静地站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所以便让电梯里这狭小的空间显得十分安静,甚至让我有种能隐隐约约的听到自己心跳声的错觉。
  终於,电梯门在我们抵达九楼后打了开来,我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跟着佳芊走出电梯。一走到我那好久不见的家门前,佳芊把之前替我拿着的东西交还给我,接着便拿出钥匙。

  「走吧。」佳芊打开了门,然后看着我说。

  「恩??」我点了点头。

  也许是认为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佳芊便推开了家门。一走进那无比熟悉的玄关,我下意识地就想要喊声「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但在我要开口前,顶着我男生时的面孔的佳芊就先这么说了。
  「哲伟你回来了啊?怎么这么晚?你爸因为明天还要上班就先去睡了呢。」我妈的声音立刻从客厅那传来,看来她应该就是在等佳芊回来才打算上床睡觉。
  「这个嘛??」在回话的同时,佳芊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是时候去让我妈知道我得借住在家里了,我便微微颔首来告诉她我明白她的意思。

  等我一脱好鞋,佳芊便领着我走过走廊。在要转进客厅前,尽管我的心跳已经跳的超级无敌快,双脚更是抖到快要没办法好好走路,但因为很清楚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我还是硬逼着自己跟在佳芊的步伐后走进客厅内。

  「哲伟,还有一些菜我还没冰起来喔,要帮你热——啊?」我那好久不见的妈妈原本正要从沙发上起身,似乎是想要帮佳芊准备宵夜什么的,但一瞧见佳芊身后的我,她的动作便停了下来,脸上并有着满满的错愕——顺带一提,尽管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见到面,但我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头发仍是因为怕麻烦而维持着剪至齐肩的发型外,身上穿着的也是她穿了好几年的素色毛衣。
  面对我妈那充满疑惑的上扬语调,佳芊立刻开始扯谎。「妈,这?这是我的朋友,你可以叫他小凌。他?他因为?唔?呃??就是啊,他?他??啊!对了,这?这些火锅料是她准?准备的伴手礼喔!」

  干!这哪招?佳芊你刚刚不是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吗?怎么现在可以结巴成这样啦!我傻眼地看了我的青梅竹马一眼。

  「伯?伯母你?你好?我?我叫小凌?那个??」由於感到了佳芊的靠不住,我便打算要自己来做出解释。但我一开口,我妈的视线便立刻落到了我的身上,紧张起来的我就也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就这样,我们三人便陷入了无言的状态之中。在这过程中,尽管一直都有人要试图去打破沈默,但每次在话语都在要被说出前,就似乎都会因为有了些什么顾虑而被吞了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妈才看着佳芊说:「她?她是你的?呃?朋友?」

  「嗯嗯嗯!」佳芊点头如捣蒜。

  「都那么晚了,所以她是要??借住在我们家?」

  「没错没错!」

  「这??」我妈的表情变的很複杂。下一刻,她又看向了我这边,我便连忙挤出了一个自认应该蛮讨人喜欢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我,我妈便也生硬的笑了笑,然后说:「当?当然没问题啊??只?只不过哲伟你?你应该要先打个电话回来说一声的啊,这样我就可以先帮她准备房间的说??」

  「太好了!谢谢妈!」佳芊开心的说:「我看小凌他就睡我的房间好了,我就去书房打地铺吧!」

  听了佳芊的话,我妈的嘴角先是抽动了几下,然后才说:「噢?好啊??那?那哲伟你就先带她去放东西,然后就跟我到书房去铺床吧??」

  「好的!没问题!」佳芊转头过来看着我说:「那小凌你就跟我来吧!」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就在跟我妈道了谢、说了些「就请容我在府上叨扰了」之类的客套话后,随着佳芊走出了客厅。

  「真没想到我妈会那么好说话!」一走进我的房间,并把门关上后,我便开心的这样跟佳芊说。

  「这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啦。」佳芊一边说一边把书包随便丢到地上。「毕竟伯母跟师父或林亭云那婊——女人又不一样,她可是个常识人啊,才不可能随便就把来到家里的客人赶出去的说。」

  「说的也是??」我点了点头,并有点讶异的发现此时的佳芊看起来很平静,完全看不到一丝慌乱的神情——这与刚刚在客厅时的她实在有着天大般的差异。
  「只不过待会才是重头戏呢??」佳芊又喃喃自语似的说。

  「诶?」

  「没你的事啦!你很累了对吧?你就赶快去洗澡睡觉吧!我这里有藏一些女生的衣服,你就先将就一下,明天我们再去买新的吧!」说话的同时,佳芊趴到了地板上,然后就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帆布袋。

  「噢,好,谢谢??」

  「那我这就去找你妈啦,掰~」佳芊挥了挥手,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在傻傻的看着那阖上了的门好一会儿后,我才慢慢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稍微平复下来了一点——是啊,今天实在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多到我至今仍无法好好的把他们一一消化、吸收,甚至一直都有种这一切都并非真实的感觉。

  「这真的太扯了啦,我竟然以现在这副样子回到家里了??」我一边碎碎念着一边走去床上坐了下来。接着,我环顾了一下这个曾经属於我的房间,然后就很意外的发现这里尽管已经被佳芊住了好一阵子,但除了在角落多了一把红色的电吉他外,其他的摆设却都没有什么变化,那满满的熟悉感便让我感到了十分的温馨、舒适。

  「这就好像我之前只不过出了趟远门,现在则终於会到家里了啊??」摸了摸那个我睡了好几年的枕头,我不禁这样感叹着。但一想到此时的自己还是维持着女生的身份,我便明白那感觉只不过是错觉罢了——毕竟,对於现在的我来说,跟淑子姐住在一块、在G女中上学、和学姊相亲相爱才应该是我的日常生活该有的景色。

  「嗯,我果然得想办法去把那些失去的东西都找回来才行啊,但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我皱眉沈思了起来,但没过多久,我就因为深感无力而把身子放倒在了床上。只不过,虽然对於自己的遭遇仍是毫无头绪、对於未来还是充满慌恐,但我还是默默地因为自己能够不用露宿街头而感到高兴,并更因为我还有着佳芊的陪伴而有了些面对这一切的力气。

  。

  「她到底是谁?」当李佳芊一走进书房,伯母——也就是小凌的母亲——立刻就这样问。从她只是双手抱胸的站着、根本就没把被褥拿出来这点来看,应该不难发现她说要李佳芊来帮她铺被子只不过是要支开小凌、好把事情问清楚的藉口而已。

  由於这样发展早就在李佳芊的计算范围内,所以她马上就进入状况,并再度施展演技。为了诠释一个害羞的少年,她就支支吾吾的说:「他?他就我的朋友嘛??」

  「朋友?」伯母抬起了一边的眉毛。「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其实是佳芊的同学啦,我们之前有一起出去过几次。」

  「喔,原来是佳芊的朋友啊,这么说来也好久没看到那孩子了的说??」伯母先是这样喃喃自语着(殊不知她儿子的青梅竹马其实就站在她的眼前就是了),然后又问:「那她们家里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她没办法回家?」

  「其实啊,他是跟他姊姊住在一起的,但她姊姊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除了好像离家出走、怎样都连联系不上外,还把门给反锁起来,所以她就没办法回家去了。」

  「原来如此,难怪她得来我们家借住——才怪!这种问题去找锁匠不就好了吗?」

  呜,果然来了——李佳芊在心中偷偷哀鸣。由於也很明白自己的准备实在说不上充分,所以说辞会遭到吐槽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意外的事情。接着,她就吸了一口气、重整了态势,然后说:「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她今天回家时已经很晚了,锁匠甚么的早就都休息了吧。」

  「是喔??」伯母摸了摸下巴,似乎是接受了李佳芊的抗辩。「所以她是因为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来找你帮忙吗?」

  「差不多就是这样没错啦??」

  「但她为什么会找你?她在台北难道都没有任何的亲戚了吗?而且就算只能找朋友帮忙,为什么她不去找李佳芊?」

  「他原本是有要先问佳芊可不可以收留他啦,但佳芊却都没接她的电话。」
  「这样啊??」伯母眯起了眼睛,看起来是对李佳芊的话半信半疑着——而这其实也是在李佳芊的预料之内,毕竟自己的儿子突然把一个异性带回家里(虽然实际上是她的儿子被人带回家里了就是了),全天下应该很少会有父母不在意那个女孩跟自己小孩的关系。

  那伯母有可能会直接问我跟小凌是不是有什么超友谊关系吗?李佳芊在心中问着自己。不,不可能,如果她能问的话,那么她一定早就问了。伯母她想必是觉得这问题实在太尴尬了,所以怎样都开不了口吧!

  下了判断后,李佳芊为了转移话题而说:「我也知道这样很乱来,但小凌他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去了,今天可不可以就让他住下来呢?拜託!」虽然刚刚就已经有得到伯母的同意,但李佳芊还是又问了一遍——而这除了是为了要表达她对小凌妈妈的尊重外,她更是想要再得到一次伯母的同意,好让对方事后更加地无法反悔。

  「可?可以是可以啦??」伯母欲言又止。「但??」

  「妈!你放心,除了要给他张床睡觉外,我们绝对不会再给你添任何麻烦的!」
  「问?问题不是在这啦,我只?只是??」

  「那真是太好了!」在故意曲解伯母结结巴巴的意涵后,李佳芊又打断她说:「我真的好担心妈妈你会不答应喔,真的很谢谢你同意让小凌可以住在我们家!」
  「唔??」伯母因为跟不上话题而一阵语塞,怎样都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追问她的儿子。

  「好啦,那如果没事的话,我这就去把棉被拿出来,掰啦~」不等伯母回话,李佳芊就直接走出书房,并因为计划到目前为止都进行的很顺利而偷偷地替自己欢呼。

  。

  在洗过澡后,我换上了佳芊的T恤和棉裤,由於它们的尺寸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有些大,所以当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时,我便不禁因为那袖子、裤管都过长的滑稽姿态而笑了出来。至於内衣、内裤,虽然那袋子里面也是有的,但除了觉得这种贴身衣物实在不适合共用外,更再次因为尺寸的问题(尤其是内衣),让我最后还是决定继续用自己的就好。

  一走出浴室,我便遇到了我妈。我原本准备要用我所知道最有礼貌的方式来再一次的表达谢意,并道声晚安,但在我开口前,她就先问:「诶?小凌你有带衣服啊?我还正准备要问说需不需要帮你准备的说。」

  「咦??」我因为这突然的问题而吓了一跳,但也许是我今天实在经过了太多大风大浪,所以才一秒的时间不到,我就立刻振作过来,并说:「有?有啊!因为今天有?有体育课,但没想到我出门时却拿错装衣服的袋子了!」

  「喔,所以你是拿到你姊姊的衣服啊,难怪看起来会大那么多!」我妈点了点头,显然误解了我身上的衣服之所以会不合身的原因。

  「对?对啊,真是糊涂啊我!」说话的同时,因为想起了学姊犯蠢后一边吐舌一边用手敲头的可爱模样,我便依样画葫芦的做了一遍,想以此来博取我妈的好感。

  没想到,看我这么做后,我妈却是将头撇向一旁。但在我担心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火,造成了反效果时,她却又问说:「那小凌你需要牙刷对不对?我现在就去拿给你。」

  「我?我自己来就好!不用麻烦了!」

  「你知道牙刷放哪?」

  「不就在放热水瓶下的柜——」话说到一半,我才因为我妈那抬起一边的眉毛而发现自己的失言。我连忙又解释说:「啊,这是因为佳——啊,不,是哲伟刚刚有跟我说啦!」

  「是喔?」

  「真的就是这样啦!」我一边保持着灿烂的微笑一边挥手跟我妈道别,以避免自己再露出任何的马脚。

  回到了房间,我就看见我的书桌上被佳芊黏了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才发现上面是说要我赶快休息,明天才有力气去设法让一切恢复原状。

  由於确实也觉得自己早就身心俱疲了,所以我便打消要去书房找佳芊的念头。在关上灯后,尽管房间瞬间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但因为那里面的佈置、摆设我实在太过熟悉,所以我还是很顺利的钻进那厚厚的羽绒被里。只不过,原本我是打算要马上在那温暖的包覆下进入梦乡,但没想到,虽然累个半死,我却在床上翻来覆去个老半天都没有办法顺利入睡。

  「讨厌??」我低喃着——而之所以会如此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我一闭上眼睛,我的脑海里立刻就会浮现出学姊与我擦肩而过的场景??

  我想起了学姊自远方往我这跑来的模样,想起了她那乌溜溜的长发是如何在空中飘散、飞扬,想起了当她来到我的身旁时,她身上的味道是如何的芬芳??然后,自然也就想起了当她头也不回、离我而去时,我心中所涌现出的失落、难过,以及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东西的绝望。

  想着想着,我感到泪水又偷偷地从我的眼角渗出。同时,我也开始有了今夜的我可能怎样都无法顺利入睡的心理准备。

  。

  在地铺上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子后,李佳芊因为发现自己根本毫无睡意而坐起了身子。她唤醒了待命中的手机,然后就由於此时萤光幕上所显示的是个远远超过了她平常上床睡觉的时间,而有了自己应该是失眠了的结论。

  「这是怎样啦,我是只要离小凌太近就会睡不着是不是?」李佳芊先是这样低声自我解嘲着,然后就戴起了对於变回女生后的她不可或缺的眼镜,并默默思考着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够顺利入眠。

  不知不觉的,李佳芊的视线移向了右手边,然后便开始想像墙壁另一边的小凌正在做什么。她猜着他是否因为回到了熟悉的家而能安然入睡,还是仍因为那被除了自己以外的每个人所遗忘的痛苦和恐惧而不安的啜泣着——一有了这样的念头,李佳芊便觉得自己的胸口闷得厉害。

  她又咕哝似的说:「只不过这一切也太戏剧化了吧?明明不久前还在思考要怎么去重新跟小凌搭上线的,没想到现在却又跟他住在同一个屋簷下了??不行!我怎么可以因此而开心!小凌他可是超级难过的啊!对啊,我之前一个人在医院,等着他来看我却怎样也等不到时也是这种感觉吧??」

  由於觉得要是再继续想着有关小凌的事下去,那么今天晚上大概就不用期待自己能够睡着了,李佳芊便为了转移注意力而走去拿了那本许庭苇大力推荐的小说,并戴上了耳机,好在阅读的过程中,顺便找一下之后表演所想弹奏的歌。
  在那悠扬的乐声震动着耳膜的同时,李佳芊也确实如同许庭苇之前所预言的,一下子就沈浸到书本的世界里。但这除了是被故事的内容给吸引外,也因为她在里面看到了一些与小凌此时处境十分相似的桥段。

  等到李佳芊因为觉得口渴而决定要下床去喝水时,那本书已经没剩下多少篇幅就要被她给读完。为了保险起见,李佳芊就还是先用魔法变身成男生的样子,然后才走出房门。由於忘记要抓件外套披上,所以在踏入气温远较房间还低的走廊时,她便不禁因为那冷冽的空气而打了个寒颤。

  走到了厨房后,李佳芊先装了半杯的热水,然后再倒些冷开水进去,好让水温变得能立刻入口。一边感受着身体如何因为温水而暖活起来,李佳芊一边拿着水杯走到了客厅,并在餐桌旁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在凝视着因为空无一人而显得无比冷清的客厅的同时,李佳芊并将自己的主观意识抽离,纯粹从客观的角度来思索小凌目前的处境。她首先想了一下小凌可能的遭遇,只不过,虽然几乎可以确定这其中一定有魔法的介入,但除了自己的所学实在派不上用场外,也因为还有不少细节需要再向小凌确认,所以她最后便决定把这个放到明天再来烦恼。

  接着,李佳芊开始反省刚刚自己与小凌母亲的应对,并检讨了一下她替小凌找到暂时居所的计划进展的情形——而在这一部分,她则给了个相当正面的评价。
  在李佳芊的预想里,替小凌找到一天住所本来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若是要能住上好一阵子,则就有相当的难度。而由於她并没有办法肯定得花上多久的时间才能让一切恢复原状,所以便不得不把这点当作前提来考虑。

  就因为这样,在排除掉网咖、旅馆等无法长期负荷的选项后,她最后便只能选择带着小凌回到她原本的家。只不过,虽然伯父、伯母会在寒冷的冬夜把到访的客人赶走的机率本来就是小到不行,但若是要让一个底细不明的人借宿上好几天,则也同样是不太可能的事。

  所以,李佳芊便不得不用上一些手段——也就是让小凌的身份不仅仅是个底细不明的人而已。

  理所当然的,李佳芊可以选择先跟小凌套好招,直接说她们两人有什么超友谊关系之类的,但这除了很有可能会被拆穿外,也很有机会因为伯父、伯母反对儿子跟异性交往或类似的理由而使得计划受挫。

  最后,李佳芊就决定什么都不讲,反正就是先拖过今天再说。只不过,李佳芊并可不是消极地放弃了抵抗,相反的,这正是她策略最重要的一部分。

  就如同前面说过的一样,对於儿子那突然在深夜造访家里的异性朋友,伯母是不可能不对她的身份,以及她与自己儿子的关系等事感兴趣的。看准了这点的李佳芊虽然有好好的说明小凌造访的原因,但对於小凌与自己的关系,她却是轻描淡写地以「朋友」二字带过。

  的确,只要有一定的交情,朋友有难,互相帮忙一下似乎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但一个女孩子(虽然实际上是男的就是了)因为回不了家,所以就找一个「只是朋友」的异性协助,这就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了。

  就这样,比起对於小凌得寄宿在他们家的原因,伯母想必是会更在意她与自己儿子的交情到底是如何。再加上当李佳芊提到小凌时,总是故意摆出一副扭扭捏捏、不知道在害羞什么的模样,这铁定会让伯母认为两人的关系是大有文章的。为了解开这个疑惑,在伯母可能因为觉得问了很尴尬,或是认定她们两人不可能老实招来的情况下,她所能做的就只有透过观察两人的互动、伺机寻找机会套话等方法来寻求答案而已——而这便正中李佳芊的下怀,毕竟在得到「他们两人果然在交往」这样的证据前,伯母和伯父应该都不太可能会把小凌赶走才对。
  「但偏偏我们两个就真的不是那种关系啊,所以证据什么自然是怎样都找不到的啦??」李佳芊笑了笑——但那笑容却有点哀伤的味道在——她又自言自语似的说:「再加上现在的小凌不论外表还是谈吐应该都蛮能讨到伯父、伯母的欢心的,所以要借住个好一阵子应该都不会有问题吧。」

  得到了这样的结论后,李佳芊将身子放松、瘫软在椅背上。她先是抬头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好一阵子,然后才在觉得脖子有点酸后,转头望向客厅另一头的落地窗。?因为想起了刚刚在书里所看到的内容,李佳芊接着就离开椅子、往阳台那走去。一把落地窗推开,刺骨的寒风立刻从那细缝中灌了进来,这便让李佳芊的心中兴起了打退堂鼓的念头。但由於实在太想确认某个东西,所以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她还是走到了户外。

  「果然还是只有一颗月亮啊??」看着那挂在天边一角、快要变成满月的月亮,李佳芊这样低语着。其实,在她刚刚读的小说里,女主角和男主角就是在失散多年后,一起进到了一个与原本的世界有着些许不同的另一个世界——而其中一个不同之处,就是那个世界的天上是有着两颗月亮的。

  「可是这真的好像啊??」李佳芊又对着那没有几颗星星陪伴的月亮喃喃自语着。「突然被所有的亲朋好友忘记怎么想也太扯了吧?说是小凌和我一起掉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好像还比较可能吧?对啊,这就是什么平行宇宙之类的东西吧??」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