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胁逼美腿女教师】 (06)作者:Wade03


                 六

  回到课室中,我见李树仁已躺在桌上面目狰狞地嘴角挂着淫笑和流着口水呼呼入睡了。

  想必是刚才老师的足交使李树仁射个空仓,现在体力已经透支了。

  真想不到这个李树仁,只是被老师用双脚夹住套弄几下,就竟然早泄射个不停,真是个无能的家伙!

  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想着,现在李树仁已成为了我的代罪替身,而我就从背后里秘密地成功奸淫王老师,虽然我仍然可以在非常安全的情况下坐享齐人之福,尝到王老师这一块美肉,但长期来说,我每次就必需要让王老师先满足李树仁这个家伙,然后继而再从中跟李树仁对换位置去亲近老师。

  而且我觉得李树仁这个家伙应该很快就不会只限于满足在玩弄王老师的双腿。因此我要再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以完全任何时候在老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占有老师,而且更不用再跟任何人分享。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讯息铃声突然响起。又是李树仁这个傻逼!

  (李)「大哥!大神!你真的是我的幸运之神啊!今天终于一尝到王老师的足交!简直爽到上天!我想问什么时候可以叫老师再来多一次啊大哥?我一想到今天射在老师脚上的情景,小弟弟又硬到不行了!」

  (我)「今天看你才套弄不上几十下,已忍不住急急的射出来了!你还好意思叫老师帮你再来一次?」

  (李)「大哥你都看到了?哈哈!真难为情!嘻嘻……第一次嘛!还有真是太刺激太舒服了!忍不住了!求你了大哥!我真的想来多一次了!」

  (我)「真没你办法!好吧!看你都算守规矩,没有对王老师做出什么太过越轨的行为,我看看在这个周末吧!让你上老师的家慢慢玩」

  (李)「真的吗大哥?太兴奋了!那……今次都只能玩老师的腿吗?」
  (我)「你还想怎样?要不然以后都没机会了!」

  (李)「好!明白了大哥,都听你的就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课堂中都一直在构思着一个较好的计划,怎样可以除掉李树仁这个人,而同时间继续可以把王老师私有化?这个难题真的使我头痛不已。
  当我还在绞尽脑汁地联想着时,我突然收到王老师的短讯

  (老师)「今晚你不要再上来我家,有客人到访,不太方便」

  收到这条讯息我突然感到晴天霹雳,震撼和愤怒。在我的计划中,就只有我,李树仁和王老师三个人涉及在内,而从王老师刚刚这条讯息得知好明显李树仁已经背叛了我,在超越了我的底线和并没有知会我的情况下,就独自去接触王老师而且占了便宜。

  因此我先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换个方式去回覆老师的短讯,因为我要清楚知道李树仁这个王八蛋究竟对老师耍过什么手段和怎样摧残过老师。

  (我)「是吗?那真是十分可惜了!但我真是十分想你了老师!小弟弟蛮难受的!就让我见你一会吧老师!」

  (老师)「你跟我闭嘴!昨晚你已经来了三次了,还不够吗?你不要太过份我跟你说!」

  什么?!三次?!实在是岂有此理!李树仁!我发誓不会就此罢休的!
  (我)「老师我跟你都不是第一次亲密了!再说……我又不会对你怎样,你不用担心吧!」

  (老师)「你不要以为这数晚你拔出来射我就会原谅你,如果你让我弄到怀孕,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当我知道李树仁这个畜生已经占有过老师,我愤怒得就想立即起身冲过去李树仁身边打他一顿!

  就在这个时候,李树仁突然起身向老师要求想到洗手间,然后急急脚地离开了班房。

  而我仍然痴呆地坐在课室中,好像接受不到真相,受到很大刺激似的。
  虽然计划忽然被打乱了让我不知所措,但我的目标仍然是非常清澈,就是要铲除李树仁这家伙,而且我要加快计划的进度,不可再让李树仁这混蛋继续打乱我的计划和占老师便宜。

  当我再次回神之时,我发觉李树仁已经离开了班房20分钟有多,但仍未见他回来。

  我心想「莫非……王老师?」

  我突然感到有阵不安的情绪浮起在心头,因此我向课堂老师要求到洗手间一顿,然后凭着自己的直觉,走到音乐室碰一碰运气。

  当我走到音乐室里,我未见有任何人在课室里上堂,但我的直觉仍然感到十分强烈,因此我带着轻轻的脚步走到音乐室的储物房门前。我把耳朵贴在门上窃听,果然储物室内传来丝丝轻语的人声,我轻力地慢慢把房门打开,再从门隙中窥望。

  霎时间,那震撼的画面使我喘不过气来!

  我见到王老师侧身躺在地上,上身完全赤裸着,而下身的衬裙已一早被脱掉在地上,脚上的肉色丝袜裤亦被脱去了一边,另外一边还勉强地勾在被从后强行抬起的右腿上面。

  而在老师裸露的下身之间,可以见到有一条阴茎从后方底部直接弯入老师的阴道中正努力地做着活塞动作。

  从老师的背后,更可以见到有一只左手从老师背部绕到前方,手掌直接就在老师那雪白的乳房上挤压玩弄着。

  「啊……啊……啊……李树仁你好了没有?你再不回去……嗯……就会让人家发现……啊!」

  可恶的李树仁竟然斗胆到缺席上课,还偷偷地走到音乐室里强行奸淫我最喜爱的王老师!

  「老……老师的穴……好舒服……啊……脚再抬高点」

  李树仁把王老师的右腿再用力抬高一点,务求可以令自己的阴茎插得更深更爽。

  而李树仁亦不断用手出力挤压着老师的乳房,使原本雪白的双乳开始出现一道道深红色的血痕。

  「来了老师!我来了!唔……唔……受不了!」

  当李树仁抽插到要射之际,他立即爬起身再把阴茎从老师的穴中抽出来,然后用半跪的姿势压着老师的身躯使她动弹不得。

  李树仁用手继续飞快地套弄着鸡巴,同时把龟头贴在老师的大腿上摩擦,不到两三秒,浓烈滚热的精液就从马眼上激涌而出,直接地射在老师那修长嫩白的大腿上。

  「噢……噢噢!很滑的淫腿!射给你……啊!」

  当李树仁把6,7发的精液射在王老师的大腿后,便贸然站起来再跨过老师的身躯,然后骑坐在老师的双乳上,再把还断断续续地射着精的鸡巴强行塞入王老师的口中。

  李树仁用俯卧的方式趴在老师的面上,鸡巴还插在老师的口中,而下身开始间歇地抖动着,把剩余的精液都泄在老师的口中。

  老师被李树仁强行口爆而发出哀诉的?唔,唔?声,而李树仁当然没有怜香惜玉,还继续眯起双眼流着口水般享受着在王老师口中射精的快感。

  「你不让我内射,我唯有射在老师的口里去吧!贱货给我吞下去!哈哈!」
  泄过淫欲后的李树仁,把软下来的鸡巴从老师的口中抽出来,然后见王老师立即跪在地上,痛苦地把喉咙里的精液呕吐出来。

  李树仁见跪在地上呕着自己精液的王老师,面上莫明地浮现出一副奸险的淫笑,好像十分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似的。

  然后李树仁用自己穿着肮脏棉袜的脚,轻踏在刚刚把精液射在老师的右大腿上,再无耻地用脚把精液均匀地涂在老师大腿的表面。

  老师见状当然立即缩后,然后强忍着泪水大叫一声

  「你给我滚!你变态!你滚!」

  李树仁仍然面挂着淫笑,然后开始脱掉自己那沾有精液的棉袜,再走到缩在墙角上的王老师旁边,把老师勾在右脚上的肉丝脱了下来,然后竟不怕羞愧地把那双肉色丝袜裤直接穿到自己的腿上!情境很是变态非常!

  这双超薄的肉丝,当穿在王老师那修长笔直的美腿上就显得性感无比,美感十足。

  但同一双丝袜穿在这个大变态,双腿长满幼毛的李树仁脚上,就变得丑陋非常,简直令人呕心!

  而这双肉丝明显的呎码是完美配合王老师那双44寸的傲人长腿,但穿在身矮脚短的李树仁身上,丝袜裤的腰间竟然能拉及至李树仁的心口上,场面亦显得有点儿滑稽可笑。

  「老师的丝袜穿起来很舒服啊!还紧紧地包裹着小弟弟!那双棉袜弄脏了,都怪老师让我射那么多!这双肉丝就先借我穿吧,我洗好再还你,哈哈!」
  然后李树仁再穿上自己的裤子,整理一下衣服,带着舒爽轻快的脚步准备离开储物房。

  而我先躲在一旁不让李树仁发现,见他离开音乐室后,我隐若听到从储物房中传出王老师的哭泣声。我开始憎恨自己当初的决定,错信了李树仁这个无赖!现在更让李树仁有机可乘,而且更让自己无法再可亲近老师,真是愚蠢至极!
  当我正感到内疚和百感交集之时,我脑中突然闪了一下灵光,好像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孤注一掷碰一碰运气吧!」

  因此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再一步一步地走到储物房的门前,想了一想后,然后便毅然推开了储物房的房门。

  王老师依旧赤裸着身躯坐在地上饮泣着,但当见到我突然推门进来,立即吓得随意抓起地上的衣服盖着上身,和不理会腿上那肮脏的精液,不断用自己的套裙在大腿上擦洗着。

  「你……你不要过来!我……我……不是的!不是……是你想像般的!不是!」
  老师被突然推门进来的我吓得花容失色和语无论次,试图说服我眼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个误会。

  「老师,你还好吗?我带你去医疗室休息一下好吗?没事的,他已经走了。」
  我假装着关心和用非常柔和的口吻让老师先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慢慢地跪在老师的身旁,再脱下自己的学校外套盖在老师的身上,尽显着男仕的风度。
  「刚……刚才发出的事……你……都见到了?」

  当然我要小心着自己的言语,以免刺激到敏感的老师。

  「没有看到,但我在外面听到你的哭叫声,所以进来看个究竟,但我见到李树仁轻佻地走出来,现在却见到你这样……大慨我估计到发生了所谓何事……」
  被外人发现了自己的丑事,当然亦不好受。因此老师开始放声濠哭着

  「我不是自愿的!请相信我!是他强逼我的!」

  然后我亦顺势把坐在地上的老师搂入怀中,轻轻扫着她的秀发安慰着她,希望她可以尽快平复心情和相信我是这事件中她唯一的依靠。

  「老师我当然相信你是被逼的,但你可否向我透露内情,好让我帮你想一想办法吧。我答应你我会守秘密的。」

  老师先擦一擦眼中的泪水,然后用她那晶莹发光的双眼望着我,好像告诉我终于找到唯一的出路和靠山似的。我再往下一望,见到老师露了半边乳沟出来若隐若现的,和坐在地上微曲着的雪白长腿。鸡巴突然不受控地硬了起来在裤中涨起了个帐篷,而老师好像亦察觉得到。

  我面红尴尬地逃开老师的眼神,然后转身叫老师先整理一下衣服。

  其实我内心已恨不得就地把老师按在地上大干一场,但为了要得到老师的信任和保持自己的风度,我唯有强忍着情绪并先行走到储物房外面等待老师。
  当老师走出储物房后,她先平复一日自己的心情,毕竟所有事情的发生对老师来说实在太过突然,特别是在毫无先兆之下被我撞破她被李树仁凌辱之事。
  老师先坐在我旁边,平复了一日自己的情绪,然后便开始一五一十由当晚捷运站的事件说起,再到酒店房的所有事情都通通跟我说了一遍。看来我亦开始得到老师的信任。

  而我在聆听老师讲述的同时,身为幕后黑手的我其实对事件根本就是了如指掌,但为了要得到老师的信任,我唯有继续假装去用心聆听老师的哭诉。

  期间我衬老师在没有为意之下,更偷偷地窃望老师离我只有一呎距离的雪白修长美腿,真的很想伸手去摸一把,虽然我都已经用过这双玉腿做过足交,腿交。
  当老师都把发生在她身上的惨剧都一一告诉我后,我假装着非常同情老师的遭遇和安慰着老师。而老师更比之前哭得更加利害,因为她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到这件比李树仁胁逼的事。

  故事发展到这个地步,当然我亦要负上一定的责任,而因为我现在跟老师站在同一阵线,因此我要先提老师解决现有李树仁所带出的问题。但其实在王老师身上所发生过的惨剧,都只是因为我在背后从中作梗,假若没有我的推举和帮助,李树仁这家伙根本没有机会和有胆量去占老师的平宜。

  因此我便一口答应老师我可以帮她把淫照从李树仁手中取回,而且把李树仁这家伙开除,那老师就永远都不用再受到他的威胁。

  王老师感到有点儿难以至信,并不断追问我有什么办法把一直威胁着她的照片得到手。当然我并没有透露过会用什么方法,因为我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方案,我只是来一招贼喊捉贼,在适当的时候叫王老师用强硬的态度去拒绝李树仁便可,因为李树仁根本就没有任何把柄在手,所以基本上轻易就能把李树仁打退。
  而果然不出我所料,在这两个星期内,李树仁不断尝试强逼王老师就范。但老师在我的指导下,再加上用强硬的态度一口拒绝,李树仁几乎占不上任何的平宜。

  而且在我的精密部署下,我教导老师用品行恶劣,对老师无礼的借口为由,成功把李树仁这个眼中钉记了个大过并顺势开除了他的学位。

  虽然李树仁已经被我铲除,但为了要令这件事画上完满的句号和完全得到老师的信任,我把手头上先前老师所有的淫照用记忆棒拷贝了一份,然后假装跟老师说已成功从李树仁手上取回所有淫照和备份。

  当老师接过记忆棒,就急不及待地检查内里的照片,当确定所有照片都终于物归原主后,老师感动得流下热泪,而我看得出,是对我无尽感激的眼泪。
  「林同学……老师真的是非常非常感激你!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把事情办妥……但老师真的是感到十分感动……老师真的是欠了你一个很大的人情了……」

  我听到老师这样说,我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看来我已经完全得到了老师的信任,而就因为这件老师不见得光的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此我跟老师的关系亦进一步地拉近了。而老师亦因为要报答我这份大人情,更问到我需要什么?她都会尽量满足我。

  我当然很想正接跟她说我很想每晚都可以玩她的丝袜脚,再把精液射入她的躯体!

  但为了长远的计划,可以长期享用到老师的洞体,我唯有稍为等待一下。
  而因为我跟老师的关系变得亲近了不少,因此我与老师见面的次数亦变得不只限于音乐课堂上。我向老师提出我其实对弹钢琴有非常浓厚的兴趣,但外间的钢琴课程收费亦非常昂贵,因此老师为了要报答她欠我的人情,便主动提出在放学后在她家中私人教导我弹钢琴的技巧。当然我亦开心到来不及!

  虽然在这段时间内,我不能对老师作出任何越轨的行为,但每次当老师坐在我旁边教导我弹琴时,从老师身上所散发出那迷人的香味和那玲珑的洞体近在咫尺,我小弟弟都硬得不像话来。有时候只上了短短的十五分钟课程,我已经再听不入耳和不能集中精神起来。

  因为每天当老师回到家中,都必会换下当天上班的行政套装,再换上一些悠闲的衣服和小短裤。但每当我看到老师那雪白的大白腿,修长而又笔直的小腿。和在老师在弹奏着乐曲时,间中亦会用她的美脚轻轻踩在钢琴的脚踏上来制造长回音,我便会开始幻想假若钢琴上的脚踏变为我的小弟弟来让老师轻踩着是多么爽的一回事啊!

  因此在这个时候我都会假装肚子不舒服或想来个小休为由要借洗手间方便一下,但其实我是别有用心的。

  因为我发现每天当老师换下当日上班的衣服后,都会把它们放在洗手间内的衣篮内待洗,而且在洗衣篮内我更发现存放了老师的胸围,内裤和当天所穿过的丝袜在内,因此这些老师的贴身衣物正好为我解决现时未能亲近老师洞体时最好的安慰。

  我通常把老师的丝袜裤先卷起来,然后再套在我坚挺的小弟弟上,再手拿着老师的小内裤盖在鼻子上不断嗅着老师那熟识的迷人香味,继而再握着被老师丝袜缠着的小弟弟不断疯狂地套弄起来。

  丝袜那柔软丝滑的布料不断刺激及摩擦着我敏感的龟头神经使我爽不出话来,虽然感觉还远远不及真正的足交和性交,但都已经使我舒服得每次都在十分钟以来就弃械投降。

  「嗯……嗯……老师的内裤,下体好香啊……很爽……啊……啊……射丝袜了……噢!」

  而每次我都以为那些穿过的肮脏衣物老师会直接放到洗衣机一同清洗,所以我并没有顾虑太多,每次都尽情地把精液射入丝袜中,在完全没有清理下就把它们放回洗衣篮里。

  但因于我几乎每天都例行公事般用老师当日所换下来的丝袜来手淫,然后再直接放回洗衣篮中,日积月累下我竟然没有为意洗手间的洗手篮里开始传出阵阵精液的腥臭气味。

  这样的日子,慢慢就过了半个月。

  有一天,我如常放学后上老师家中学习钢琴。当到达老师家中后,我却发现老师并未有换下当天上班的套装,双脚依然还穿着着一双肉色的丝袜裤泛起阵阵诱人的丝光。难道老师刚刚才回到家所以未有及时换下衣服?但这又未尝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我可以近距离欣赏到老师那性感的丝袜美腿!

  在老师的悉心私人教导下,我本应感到幸福和理应专心一致地学习。但可惜色心起的我那又怎能专心地聆听老师的讲导呢?一对绝色丝袜大长腿离我少于一呎的距离,丝袜表面的丝光更无时无刻地鼓励着我伸手去摸她一把,性感的丝袜脚趾更间歇地轻踩在钢琴的脚踏上,使我回味当天老师用她那妖媚的丝袜脚轻轻地摩擦我龟头的美妙触感。

  这时我坚硬的小弟弟已经完全支配了我的思想,我感到又要释放他出来透一口凉气。因此我又向老师假装要借一下洗手间,便立即起来冲到洗手间的洗衣篮内,寻找着能使我小弟弟释怀的老师贴身衣物。

  但可惜在一轮的搜寻当中,我却未有发现一件任何老师的贴身衣物。篮里只存放了一些普通的衣物如衬衫和长裤等等。

  我立时感到十分失望,看来今天都要吃白果了!

  我失望地慢慢从洗手间走出来,但见老师已从钢琴前的长椅移身到大厅的沙发上坐着。

  「又龙……你过来老师这边一下,老师有话想问你」

  我仍带着因找不到老师的贴身衣物那失望的心情慢慢地走到老师坐着的沙发旁边。但当我看到沙发前那小圆桌上的东西时,惊恐和尴尬的心情立时冲袭着我的神经。

  小圆桌上放了两堆肉色和黑色的布料。当然傻的都知道那是什么了吧?但更明显的是,两堆布料同时都染了一些白色而且已经变硬了的东西在上面。

  我低下头面红耳赤地默不敢作声,好像一个自知犯了错的小孩正等待着母亲的处罚似的。

  「又龙……你老实跟老师说,这些……是不是你干的?为什么?」

  其实老师亦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始终在老师的心目中,我可能一向都是个品行良好的好学生,绝不会做出这些荒唐和不合常理的变态行为。

  我仍然默不敢作声,但其实这几个星期除了我会常到老师家中学习钢琴外,就没有其他人到访过老师的家。所以答案是非常明显的。

  而我更开始感到后悔当天的大意,使自己现处于一个尴尬非常的境况。而且更有可能因这次的疏忽,使我再不能亲近到老师,那一切我所做过,计划好的事就完全白费了。

  「为什么不回答我?你不回答那就是默应了是吗?」

  我羞愧地轻轻点了下头,然后结结巴巴地说

  「老师对不起……我知道令你非常的失望……但……我真是一时之间……忍不住……所以……对不起……对不起」

            老师缓缓地叹了口气再说

  「又龙……我明白现在你这个年纪对这方面……会感到好奇,有时更会把持不住……因此做出这样的事情,但你应把心机放在学业上,做个有用的人……明白吗?」

  我心想?癈话!你以为我真的是想来学弹琴吗?我只是在找机会来干你而已!但现在被你发现了,我亦再无谓隐瞒了!不如再来多次将错就错,可能更会有意外收获呢!?

  「老师……我一向其实都很用心听老师的指导,而且我是非常的敬爱老师的……因此就算我之前差点没命了……我都誓要帮老师从李树仁手上取回照片……但每当我见到老师的……我就忍不住了……」

  老师听到我说因为了帮她取回淫照的事差点就掉了命后,使她突然大为紧张和从她的眼中,好像我的说话提点了她是她欠了我一个人情。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其实是怎样从李树仁那边取回照片的?有黑道介入吗?你说见到什么忍不住?可以说清楚吗?」

  见到老师因我一个小小的谎言就变得紧张起来,使我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声。但为了按计划实行,我绝不能再犯任何的错误。

  「照片那边,就不要再问了。我现在还有命见到老师就已经很好了!老师我求你原谅我吧!对不起……」

  当老师听到我因为了帮她取回照片而差点掉了命,便不敢再因偷她的丝袜来手淫而生我的气了。反而更变得有点儿被动和内疚因欠了我一个人情。

  「那……又龙……你刚才还未说看到什么而忍不住?为什么老师所有的丝袜都……这样?你是不是都喜欢……是不是跟李树仁一样?」

  我开始感到我的计划有点儿成效了,因此我再给点力,假装非常害羞地说出我对老师的倾慕。

  「嗯……老师那么漂亮……友善……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老师的……而且我不知为何每次当见到老师的腿……我就莫名奇妙地兴奋起来……但我又不敢对老师有任何非分之想……所以我唯有拿老师的丝袜……幻想我在抚摸老师一样……」
  当王老师听到我的剖白后,反而立即面红了起来。可能意想不到原来不止李树仁一个学生对她的绝美长腿感兴趣,就连一个平时一彬彬有礼,品学兼优的学生都一同对她的美腿垂青。王老师内心感到一思的自豪同时,亦感到有一分的内疚,好像变得我偷她丝袜的错都是因她而起,更不用说她还欠我一个大人情。
  「那……林又龙……是不是如果你……满足了,就可以再次专心学习?因为老师想你成材,不想你的心思花时间在其他方面而影响了学业,你明白吗?」
  我听到老师这样说已觉得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了!因此我更不用顾忌太多,更要完全让老师知道我的心思,使老师完全掉入我的圈套内。

  「嗯!如果老师愿意的话,我之后一定会再加倍用功学习!绝不会辜负老师对我的期望的!」

  老师沉默地想了想,然后说出我梦寐以求的一句话。

  「你要答应老师……真的要加倍用心学习。和这是老师跟你之间的秘密,你绝不能跟任何人说!知道吗?」

  我奋力地像个傻逼不断点头说好,反而使老师感到我的傻气而忍不住笑了出声。

  「答应老师……太过份的事你绝不能做!如果老师叫停,你就要停,不可强硬上啊!知道吗?」

  我急不及待地什么都说好,什么都答应老师的说。然后老师先坐直在沙发上再红着脸细声地说

  「如果你想摸……便摸吧……轻力点……」

  我怀着昂奋到极点的心情,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老师亲热了!我带着颤抖着的手先轻轻放在老师的大腿上,老师本能地全身震了一下,而且面显得更为羞愧红润,但却完全没有阻止或抗拒我抚摸她的丝袜大腿。

  因此我伸出双手,兴奋地在老师那44吋的丝袜长腿上,由小腿到大腿,再到小腿脚肚上不断享受着从抚摸所带来的快感。

  而直接在丝腿上的抚摸漫游,使我的裤裆间涨起了个帐篷。坐在我旁边那么近的老师当然亦察觉得到。因此老师侧着面不敢正视我但红着脸地说

  「如果你涨得太过辛苦……便拿出来吧……你不解决……又怎么可以专心学习呢?」

  我听到老师默许地愿意帮我解决,我开心得来不及解开我裤头上的皮带,再迅速脱掉了校裤,但仍然假装着羞愧万分的不敢脱掉内裤,虽然小弟弟像快要冲破我的内裤似的。

  「老师……我可以把它……贴在你的腿上弄弄……可以吗?」

  我勉强地不敢用过于敏感的用词,想老师慢慢地适应。当老师轻轻地点了下头默许我的要求后,我立即轻轻地抬起老师最近我的一边美腿,然后用自己的双腿夹实,这样我的小弟弟就只隔着一层内裤,直接贴在老师的丝袜大腿上了。
  当我大腿内侧再次感受到老师那柔滑非常的丝袜表面,我本能地不受控似的摇动着腰间,使下体开始隔着内裤和丝袜在老师的大腿上摩擦起来。而双手就继续在老师的另一条腿抚摸着。

  小弟弟隔着内裤在丝腿上连环的摩擦动作中,发出淫荡的?沙……沙?声,而且从我涨得像个帐篷似的内裤顶部,因不断的摩擦动作而兴奋得开始浸出一点黏液出来使内裤的帐篷上呈现出像个硬币般大细的水印出来。

  老师见我好像还处于十分被动,便不忍心地说

  「你把它拿出来吧,连内裤都弄脏了……你拿出来……老师帮你……弄吧……」

  我抑制着自己兴奋的心情,继续假装不太清楚应该怎样弄的态度。但其实内心已经叫喊着胜利的欢呼,随着就照老师的吩咐把内裤同时脱下来。

  当老师见到我因兴奋而硬梆梆地不停跳动着的小弟弟,马眼更不断地流出下流的前列腺液来。面颊更显得像个红苹果一样。我光着下身坐在老师旁边,等待着老师接下来的教导。

  老师想了一想后,就先抬高了自己的一双腿,然后叫我横身地平躺在沙发上,这样我的双腿就刚刚平放在老师正在抬起的双腿之下。然后老师就慢慢放下自己双腿在我大腿上,现在坚挺梆硬的小弟弟就刚好竖立在老师的丝袜大腿之间。
  接下来其实我都预料到老师会怎样帮我弄,老师先轻轻地用丝袜大腿夹紧我的小弟弟,但小弟弟仍挣扎着跳动得十分利害。现在我小弟弟的棒身已完全淹没在老师的大腿嫩肉之间,外间只暴露着还滴着前列腺液的龟头和马眼。然后老师更利用她的食指和母指扣着我的龟头顶冠处,开始有节奏地连同自己的大腿一同上下地套弄着我的鸡巴。

  在老师的丝袜大腿嫩肉和手指的双从套弄刺激下,我爽得不禁低声地呻吟着。现在老师为了要满足我而主动一心一意地提我服务,这种舒爽的程度远比起之前强逼老师就范更为舒服,更高一个层次。

  我当然双手亦没有空闲的时候,在享受老师给我腿交和手淫的同时,双手仍然死死地在老师的丝袜美腿上游离。好像这辈子都不会玩腻这双美腿似的。
  「噢……老师!舒……舒服……得很利害……啊!」

  而在老师不断的套弄动作中,过量的前列腺液亦沾湿了老师的丝袜大腿内侧,而老师的拇指更湿得泛起着油光似的,但这样反而更有助套弄时得到额外的滋润,使快感冲击再加以升华。

  在连贯的套弄刺激下,我开始感到快要把持不住了,因此我象征式地「有风度」般提醒老师我快要射精的同时,老师亦显得有点儿手忙脚乱起来,但老师竟然打算先停止一切的动作再甩开我,想从小圆桌上先抽出几张卫生纸来迎接我将会喷出的精液来。但现在正处于弦上之箭,准备蓄势待发之际,我又怎可能胎慢准备舒爽地激射一番的快感?

  因此我双手及时用力抱紧老师的丝腿,不让她有离开的机会,然后立即快速地抽动腰间,使小弟弟继续在老师的大腿间疯狂地抽插起来。

  「快了快了老师!让我先爽啦!……噢噢!」

  老师亦同时间急了起来,但她更害怕我会弄脏她的地方和沙发,所以奋力地想甩开我,但可惜被我无情地紧紧捉住使她动弹不得。

  「又龙你等等啊!不要!哗!太多……湿湿的!」

  我完全没有理会过老师的阻止,用尽全力地抱紧老师的丝腿,小弟弟就在老师的腿间?噗吱……噗吱?地把精液激射而出。大量强而有力的精液从马眼射到上半空,再落下溅在老师的大腿上,有些就像抛物线般射到在沙发上。而我低声在喉咙发出呻吟的同时,内心其实一直在呐喊着

  「你这对淫贱的美腿……多么高贵的老师和丝袜……我现在就要弄脏你!噢……很舒服!」

  我看着那面红耳赤的漂亮老师,早前被我设计得手再中出了两次的王老师,现在再看看那双绝色美腿正主动地缠着我的小弟弟下贱地提我服务,那种凌辱变态心理今天完完全全地释放了出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