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妙人妻

沈君稱得上是小家碧玉了,個子嬌小,皮膚白皙,長發垂肩,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胸部高聳,腰軀柔軟,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沈君喜歡穿中式上衣,特別是一件藍底白花緊身的,素雅又有豐韻,如同油畫中人。

沈君和王遠、陳鋼是同窗好友,畢業後又成了一家公司一個辦公室的同事。陳鋼一直暗戀沈君,但沈君半年前嫁給了老實的王遠。由於夫妻不能同在一個辦公室,所以公司九樓的計算機中心只剩下陳鋼和沈君兩個人,王遠搬到南面一牆之隔的策劃部。透過磨沙玻璃,他們可以看到王遠模糊的身影。由於光線的緣故,王遠看不到他們。

陳鋼一直想得到沈君,但她對王遠感情很深,陳鋼始終沒有機會。陳鋼雖然嫉恨,但一直隱在心底,表面上對他們非常好。特別是經常在工作上照顧沈君,讓沈君非常感激。

陳鋼和沈君整日相處,沈君的一舉一動都讓他産生無限幻想。有時和沈君說話時,看著沈君一張一合的小嘴,陳鋼總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應該也很小吧?」

;有時站在沈君身後幫助她修改程序,透過她的領口看到若隱若現的酥胸,陳鋼就有伸進手去撫摸的沖動;有時沈君躲在屏風後換衣服,陳鋼就會想到她柔軟的腰、豐滿的臀、修長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肉在自己身下掙扎的情景┅┅

陳鋼無數次意淫沈君,但始終沒有真正下手的機會。然而,到了夏天機會還是來了。王遠的母親患病住院,王遠天天晚上在醫院陪母親。陳鋼認爲這是天賜良機,他精心策劃了一個圈套。

這一天,陳鋼下班後又返回辦公室,此時麗人已去空留馀香,陳鋼歎了口氣,走到沈君電腦前。沈君業務遠不如陳鋼,平時自己負責的系統全靠陳鋼幫忙,因此,陳鋼只用了幾分鍾時間就全部搞定。然後,他溜回家,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計劃回想了一遍,認爲沒大問題,一切全看天意。這天晚上,陳鋼沒睡好,腦海中全是沈君的柔軟嬌軀,幾次都想「打飛機」解決,但他忍住了,他要給沈君留著這「一炮」,這等了幾年的「一炮」,要盡可能多地儲存「子彈」,等著把「子彈」向沈君發射。

第二天,陳鋼按計劃請假沒來上班,躺在床上睡懶覺。 不出所料,不到中午手機便響了,果然是沈君。她急切的說:「小鋼嗎?我的電腦出問題了,明天總公司要來審計,經理急死了,你能來嗎?」

「我┅┅」陳鋼故意裝出爲難的樣子, 「我在機場接親戚┅┅」其實陳鋼家在公司附近。

「幫幫忙啦,我實在沒辦法了。」沈君急道。

「好吧,我一小時後到。」

放下手機,陳鋼點上一支煙,「天助我也!」他想。 他不著急,他要等沈君更著急。

下午一點,陳鋼來到公司。一進門,沈君便說:「你總算來了,經理剛走,好凶啊,我怕死了。」

陳鋼胡亂答應著來到電腦前。他不想立即解決問題,他要等夜幕降臨 。

下午四點多,經理又來了,火冒三丈,告訴他們:「不搞完不能下班!」沈君只好答應,而陳鋼的臉上掠過一絲笑意,心想「當然要搞完,不過不是搞電腦而是搞她。」他偷偷看了沈君一眼:這個小女人,秀眉緊蹙,美麗的眼睛專注著屏幕,渾然不知危險臨近。

陳鋼說:「小君,看來我們要加班了,你給小遠說一聲。」

「嗯」沈君歎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陳鋼看著她一扭一扭離去的背影,心想「今晚就要剝開你的衣衫看看里面的白肉。」

陳鋼知道王遠和沈君家在郊外,乘車要一個半小時,天晚了根本沒法回家。

過了好一會兒,沈君才回來,幽幽地說:「王遠要去醫院照顧婆婆,看來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

「嗯。」陳鋼答應著,繼續檢查著程序。

五點多了,公司要下班了。王遠跑過來,還買來晚餐、啤酒。他向陳鋼道了一聲謝,便離開了。陳鋼心想「其實我要感謝你呢,今天就讓你的嬌妻成爲我的玩物。」

「謝謝你,小鋼。」沈君突然說:「這兩年真是多虧你了,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麽感謝你。」

「別這樣說,小君,我們不是好朋友嗎。」陳鋼說。

「嗯。」沈君眼睛里全是感激。

陳鋼避開她無邪的眼神,心想「晚上就讓你好好感謝我,也許明天你和王遠就該恨我了。」

快八點了,沈君看陳鋼一點進展也沒有就說:「小鋼,我們先吃飯吧。吃完飯我去宿舍登記要間臥室。」

「哎。」陳鋼放下手中的工作。

王遠買的都是他倆願吃的。兩人一邊吃一邊交談,陳鋼故意說些笑話,逗得沈君花枝亂顫,陳鋼看得癡了。

沈君突然發現陳鋼的眼神有些異樣,就說:「你看什麽?」

「我┅┅」陳鋼說 :「小君,你真好看。」

沈君的臉立即紅了,這是陳鋼第一次這麽說,她一直不了解陳鋼的心意。陳鋼平時說話很隨便,沈君雖然覺得很逗,也很喜歡,但一直把陳鋼當朋友。

陳鋼瞬間清醒過來,叉開話題,執意要沈君陪他喝酒,沈君雖不會喝,但不忍心拒絕,便喝了兩杯,粉臉泛出紅暈。

飯後他們又開始工作,沈君曾經想去宿舍一趟,十點前如果不登記是不許入宿的,但陳鋼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錯過了入宿時間。

晚十一點,陳鋼一聲驚呼,系統恢複正常,兩人擊掌相慶,沈君更是歡呼起來,「謝謝你小鋼,你好偉大!」

陳鋼一邊謙虛著一邊猛然想起什麽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里呀?」

沈君也想起來,但也不著急:「小鋼,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於我嘛,」沈君一指寬大的黑色辦公桌,「就這里吧!」

簡單收拾了一下,陳鋼走出辦公室,還叮囑沈君「插好門啊」!

「知道了。」沈君答應著,又說了一句,「謝謝你,小鋼,陪我加班這麽晚,真不好意思。」

「以後再謝吧!」陳鋼說了句語義雙關的話,匆匆離去。

陳鋼沒有走遠,偷偷溜進女廁。女廁有兩個隔間,陳鋼選擇了靠里面沒有燈的一間。整個辦公大樓只有他們兩人,他認爲沈君不敢到里面這間。陳鋼踩在下水管上,頭剛好伸過隔扇,另一間女廁盡收眼底。

五六分鍾後,高跟鞋的響聲由遠及近,是沈君。沈君果然不敢到里面這間,而是開了第一間廁所的門。陳鋼這才注意,沈君今天穿著一身深藍色的套裙,更加顯得皮膚白皙。

沈君還小心翼翼地插上門,陳鋼心中暗笑。

沈君不知道有一雙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實在累壞了。她緩緩揭開短裙的紐扣,這件短裙是緊身的,最能體現女性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時候卻需解下。她解下短裙,舉手挂在衣鈎上,恰好就在陳鋼臉下,嚇了陳鋼一跳,好在沈君沒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