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KTV里和学长的性混乱





  还记得那是大二第二学期末,我所在的学生会组织部部长海哥被选为主席,我们组织部集体出去庆祝。他请客吃了傣味,然后一起去K歌。
  我们组织部当时一共7人,2女5男。 由于精简人员,大一的新人只有两个,一学弟一学妹。我和大一的那个学妹都是学院里屈指可数的美女,不过不是一个类型。她虽然只有大一,但是更加妩媚一些,瓜子脸,前凸后翘的身材。我和她不一样,我是属于外表清纯型,反而看上去更像大一的。其实我的胸部也不小,腰也够细,至少总穿很宽大的休闲衣服。因为我们俩比较漂亮,所以总有不少人追。我是由于一直在异地恋,所以没有答应他们;学妹是一直暧昧着好几个人,所以也没有一个有了“名分”的男朋友。
  海哥追了我半年,不成后又追了学妹小雅多半年,但是都没有成功。不过他人很随和,所以大家还都是很好的朋友。当然,他的阴险,我们那个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个极其利欲熏心的人,得不到的都很记仇。
  我们在吃的时候,海哥叫了几瓶白酒,说是庆祝,没人都被干了不少;当然,他喝的也很多,可是看上去仍然很清醒,我们还都夸奖他好酒量。其实,后来是朱琪(另一个部门学长)说,他喝的那瓶提前弄了矿泉水。我们7人吃完后就半醉半醒的打的去了KTV。
  海哥时候今天高兴,带我们去高档的KTV玩。我们就打的到了云霄宝阁——市中心一个名气很大的KTV。这里我从来没来过,大厅装修的特别豪华,过道上都是一些小的油画。我们摇摇晃晃的跟着他进了一个中包,服务员上了3打啤酒后就走了。我和小雅头晕晕的坐在沙发上,抬头一看傻了眼!!!!墙壁上的挂着几张西方的油画,但是都是裸体的……毕竟身边有5个男生,总觉得这里怪怪的……哎,好歹这也的画的非常好的油画,我们不能像太龌蹉了吧?我这样告诉自己。海哥让朱琪等人点歌,他忙着开啤酒。我们看他今天真是太HIGH了,也没去拦着。
  唱了几首歌,我和小雅要去洗手间,海哥声音一下大了说:“小孟,你跟她们去,要不她们等下迷路了回不来了!”哎,我们俩平时是爱迷路,也没必要这么说了啦;不过海哥说这里大,很容易走丢,硬是让小孟跟来了。小孟是大一的学弟,和学长们不是很熟,不过工作认真,什么都听他们的。
  过了十几分钟,我们3个回来了。
  他们4个递给我们小瓶的啤酒说:“你们3人酒量不行,喝完这瓶就行了,我们4个要喝的痛快呢!来嘛,一起干了,你们唱,我们喝!”
  4人都这么提议啦,我们也没办法,硬着都吹瓶子干了。反正是小瓶的那种,也没多少。
  我唱了两首歌后,发现小孟已经靠在沙发角睡着了……我唱得有这么催眠嘛?真不爽。还好其他人可劲的鼓掌,我的信心又回来了。小雅说她口干,就不唱了。我把麦给了男生,也和她一起拿饮料喝。真的有些口渴呢。
  他们几个男生轮的唱,我也不记得谁在唱什么,就是渐渐觉得很热,有些烦躁。小雅也是这么觉得,我们还想,是天气的原因,毕竟夏天了嘛。小雅很奔放,大方的解开了连衣裙领子的两道扣子,紫色的胸罩似露非露。我也开始觉得自己气息急促,但是不敢像她那样开放,只好把脸靠在玻璃墙上降温。耳边是海哥题目放着原声的韩国舞曲,题目没在唱了,貌似在玩骰子……我看小雅和我一样,昏昏迷迷的眼神……难道???我心中忽然一个警觉!!!!难道他们给我们下了迷药????我刚想到这点,小雅就把自己的连衣裙衣领彻底拉开了!
  海哥他们忽然就冲我们俩来了,4个男生把我们两个女孩围着,嘿嘿的笑着。
  我身上的欲望越来越重,被他们围着也跑不了,当时也不想跑……我轻轻的呻吟了一下,侧靠在沙发上,不住的喘着气。
  “我还以为小雅先到位呢,原来我们瑶瑶已经受不了了啊~脸红成什么了!啊哈哈!”其他3个男生也跟着笑了起来,4人忽然就扑向我们两个。海哥和朱琪在扯我的衣服,阿方和超哥就去扒小雅。我的衣服很休闲宽松,胸罩也不紧,一下就被他俩脱光了上身!
  “快看啊!瑶瑶胸大的嘛!”海哥猥琐的笑着,双手直接扣在我的胸口用力的揉!我控制不了自己拿淫荡的喘息声,轻轻的叫了两声“啊——啊!”
  还在解小雅扣子的超哥回头就喊:“让我看看!”伸手也要来摸。
  朱琪拦开了超哥的手:“别没大没小,海哥摸完了再摸!”他边说边脱我的七分裤,连内裤一起扒了扔到旁边。海哥听的也在笑,一手仍然按在我的乳房,另一手抓到我的大腿间,直接摸到了我阴部。我下面一下子被他的手抓的好兴奋,不由自主的用大腿夹紧了他的手臂,浑身都麻酥酥的,下身更是奇痒难耐!“啊——海哥!我——啊!求求你……啊~~~”我是想说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但……我又想说“我好想要!”
  “哈哈哈,求我??求我什么?啊?下面这么湿,你想我搞你是不是?”海哥的声音更加猥琐了,还伴随着其他3人的淫笑。
  小雅看到我被脱光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点语无伦次的说:“我身材没她好不成?也要搞我啊~~~你们俩快点脱!谁摸我胸啊?我要你们舔我下面~~~”阿方和超哥手脚不够利索,听她这么说,反而直接把她连衣裙套头的脱了下来,速速扯开她的内衣。我没有去看她了,顾不上……我好想要~~~~
  海哥笑嘻嘻的说:“哎呦宝贝,别急,他们俩先伺候你,我先肏了瑶瑶!”海哥边说边解裤子,刚解了一半,露出鸡巴,就急着抓我的阴道,直接扑到了我身上。我被他扑在沙发上,被他压着感觉好舒服,赤裸的身体扭来扭去的,就是好渴望啊!“快!我要!啊~~我……我要!”
  海哥的眼睛瞪的唱兴奋,“快说!要什么???”朱琪也在傍边教唆“对啊对啊,快说你要什么?不说不给啊!”他专注的看着我,我的乳房,我的阴部,我的大腿,我的表情,着海哥对我为所欲为,脸上的笑让我觉得他恨不得马上要肏了我。“我……我……啊!”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浑身也迷茫的不知所措。海哥为了逼我说出更下流的话,张大嘴伸出舌头狂舔我的奶子,而且舔一个,还用力揉搓另一个,揉的我的胸要爆了~~~!!!“啊~~~~~~”他吧中指食指抵在我的屄口挤我的淫水,大拇指顶着我的阴蒂,越来越用力!!!“啊!!!啊~~~~~~~~~~~海哥!求你了!!!啊~啊啊~~~不……我……肏我!把你鸡鸡伸进来吧!啊~~~~~~~~~~~~~~~~~~~~快给我把!噢!!受不了了!”
  “ 这是你求我的啊!”他早就忍不住的样子,坐在我身上骑着我,把他的阴茎直接捅进了我的阴道,扑哧扑哧的插的我好舒服!可是……不够……我要!!!!!!!!欲望太强烈了!我那个口打喘着气,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朱琪……他见我这样,直接扑我面前疯狂的吻我!我被海哥操的身体一震一震的,朱琪就跟我们一起震,趁海哥没摸我的乳房,他麻利的把邪恶的手搭在我胸脯上,见海哥在笑,他就放心的捏了起来。
  我的嘴被他吻的满是口水,他的舌头在我嘴里不停翻滚;我好口渴,贪婪的喝着他的口水,饥渴的彼此吮吸,胸部还被揉着,下面也被日着,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全身的享受啊!
  “唔!唔~~~~~~~~嗯~!!唔!!!!!!!!!!”我嘴张不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他们不一样,哼嗨的大叫着……我也想叫啊~~~~~~
  被他俩伺候着,我也分心的听了小雅那边,他们也开始草着逼了,整个房间都是湿漉漉的插逼的声音,和题目的淫笑,以及我和小雅淫荡的呻吟和叫床声。
  我不在乎了,什么都不在乎了,爽就够了!趁朱琪去吻我的奶子,我大声的叫了出来:“啊~~~~~~~~啊~~~~噢!!!!!啊~~~~~~~~~”“我尽情的表达自己的喜悦,下体那种快感让我欲仙欲死。
  ”靠!太舒服!额——!“海哥猛抖了几下,似乎是射了,:”这尼玛比打飞机爽多了我草……琪子,你来,我休息一下。“我还欲求满呢,正好了~朱琪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迫不及待的把他的鸡巴塞进了我逼里。他的更大一点,直接捅到我里面,顶的我爽翻啦!他全身趴在我身上,借着抽插的力道用他的胸膛搓挤我的乳房。我的手臂空着,一手抱着他的腰,另一手伸了出去,侧着脸去摸海哥的鸡鸡。
  反而是他这次小惊了一下,马上转为惊喜,眼着我渴求的眼神,也过来吻我。
  超哥搞完小雅,换方日她。超哥就走到我们这边,看我们淫乱的样子。
  ”哎呀我去!瑶瑶,真看不出来啊!这么骚!你这骚闷的够深啊!哎,我又硬了~嘿嘿“
  海哥扭头说”你来,我去看看小雅那骚娘们。“他亲了我的脸一口后,一丝不挂的去了小雅那边。看他表情应该是想搞我奶子,不过被朱琪压着就算了的样子,反正等会回来再摸就是。我放眼看整个房间,赤裸裸白花花的一片,除了睡着的小孟,全部赤身裸体。包房里一股浓重的精液味道,空气湿湿的。
  我对超哥微笑着,惺忪迷离的眼神想让他快来吻我,:”啊~~啊!哦~~~~~噢!“我努力的呻吟,既是发泄我的欲望,又是勾引他。可能他刚射过的原因,不像朱琪那么饥渴,而是缓缓把脸凑到我面前,欣赏我被操的颤动,然后轻轻舔我的唇……我的欲火还在啊,急切的很,马上凑脸疯狂吻他……他被我勾的受不住,随即反咬我。没吻几下,朱琪加快了频率,力气特别大!!!!!!!!!!”嗯!!!!!!!!!!!嗯——!!!!“我大声的淫哼着,因为下面力道太大了!爽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屄,我的小穴,直接高潮了!!!!!!琪也这么射了。射后的琪软作一团,累的坐在旁边休息。
  虽然觉得好疲惫,但是欲火不灭,仍然渴望被猛干!我还要!!!!看着超哥立了好久的鸡巴,我就是渴望继续肏我……”超哥……嗯……再打我一炮,好吗?……啊!“我一手轻抚自己双乳,一手挤压我的妹妹,淫荡的声音,饥渴的我,求你干我!
  超哥咽了口口水,抱住我的裸体把我翻了过来,让我趴在沙发上,说:”我们老汉推车吧,哥喜欢这姿势,能抓你乳,还能顶屁股~“
  我只要能被操就很爽了,赶忙说:”好的好的,快,快,快肏我!抓我乳,顶我!!求你,啊~~~~~~~~~~~~~~~~“
  超哥等不得了,抱着我的屁股插了进来。边插我边甩我奶子,然后兴奋的揉。他没琪的大,但是技术很好,鸡巴在我的屄里又转又顶的,马上就被他捅高潮了。他刚射过,即使我的潮水冲了他鸡巴,他也没马上就射,而是放慢动作,用手顶我乳头,慢慢的插我。刚高潮完的我实在累不行了,还好他的速度慢了,我就闭着眼慢慢享受。结果听到了阿方的声音:”超哥你别磨蹭啊,我还等着呢!“超哥就快了几下,射完把我交给阿方了。
  我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任由阿方在我的身上肆意妄为——他又是玩我乳头,又是舔我阴蒂,弄的我没休息几分钟就继续欲火重生,虽然我没力气了,但是下体的淫水继续涌出,把他的鸡巴湿了个遍。
  阿方抱着我,把我抱的坐了起来,然后我们坐着搞了好久。实在累的了不得,我也不记得他是如何操我,反正肏了很久……可惜的是,他射的时候我还没有高潮,欲望没有满足;海哥正好搞完小雅后休息够了,他就来继续肏我。可惜他不够好,也不够大,他日完我,我还是没满足……朱琪看我在自慰,马上又力了起来,咆哮着向我扑来;”操不死你!淫货!“我低声的呻吟着,实在没有力气叫了。他力气异常大,直戳我的G点,很快我就高潮了……
  那天夜里,我们6人淫乱不堪,只有小孟被下的药,睡的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天他们还笑他酒量差。我和小雅也是被下了春药的,不过我退出了组织部,她则是当上了新任的组织部副部长,朱琪是部长。后来听说他们还经常去KTV;再后来,小雅也退出了组织部,不过是一年后的事情了。再再后来,听说小雅的病治不好了。